幻想姬

幻想姬 > 假公主被揭穿后最新章节列表

假公主被揭穿后

假公主被揭穿后

作者:衮衮

类别:女生频道

状态:完本

动作: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TXT下载

最后更新:2022-05-19 16:28:18

【1】
多年前,宫里丢了一位襁褓中的公主。
多年后,元曦成了那位公主。
那是太子殿下的胞妹,自民间寻回后,就一直被他捧在掌心疼宠,宫里宫外无人敢招惹。

只有元曦知道,她不过是卫旸安插在宫里的一枚棋子,帮他笼络帝心,排除异己。
北颐的太子,可以是无数少女的春闺梦里人,唯独不会是她的,他的冷漠疏离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些年,元曦将心意深埋于尘埃中,乖乖做他“妹妹”,不越雷池半步,待到时机成熟便离开他。

可她还没准备好,就被某人拿凤印堵住出路:“你想去哪儿?你能去哪儿?终有一日,这万里疆域,山河湖海都将归我所有,你便是逃去天涯海角,粉身碎骨,那也是我的尸身!我的灰骨!”

【2】
太子卫旸清冷自持,目下无尘,是个不可攀摘的高岭之花。入主东宫多年,他心里就只有政务,连个侍妾都不曾纳过。
大家都以为,这样的人是永远不会向谁低头,更不会为女人折腰。

一日,大家发现,不喜赘饰的太子殿下,腰间多了个银制小匣,掌心大小,鎏金錾花,好不精巧。
有人说,里面装的是军情急报;
有人说,是皇族宝物;
也有人明察秋毫,说上月太子殿下的青梅竹马回来了,这破镜重圆,干柴烈火的,匣内装的定是二人的定情信物。

争吵数日没个结果,直到一次宫宴,传闻中的章家小青梅,跟曦和郡主起了龃龉。
见卫旸过来,章氏假意被推倒,捏着帕子捂着脸,梨花一枝春带雨,“早知就不来了,也不会叫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冲撞。”

众人心惊肉跳,想起郡主刚因冒充皇嗣之事遭太子厌恶,而章氏正得太子心,他们不由为郡主捏把汗。
却见卫旸俯身抱起郡主,径直跨过章氏回了座位,“早就让你别来,也不会叫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冲撞。”
语气无奈又宠溺,全不见平日的孤高。
郡主却并不领情,扭着身要下来,还失手打了他一巴掌!

众人吓得几乎跪倒,以为今天谁都别想活着走出这场宴席。
卫旸却并未发火,抚了下脸上的巴掌印,轻笑了之,在一众惊愕的目光中,打开了腰间的银匣。
那个叫满京盯得眼睛都红了的银匣。

里面装的不是军情急报,也不是皇族宝物,更不是什么定情信物,就只是些梅子糖。
冷情冷性的太子殿下,用来哄“妹妹”的梅子糖。
低头塞一颗到元曦嘴里,他柔声呢喃着只有他一人知道的小名:“元元若觉不够,这半边脸也给你打?”

-一生桀骜,矜骄铸骨,落魄为奴时亦不曾卑躬屈膝,第一次低头,只为吻她。

★双处、双向暗恋、1V1无后宫
★男女主没有血缘关系,感情线是从解除兄妹关系之后才有的。

(【1】写于2020.10.21,改于2021.12.01;【2】写于2021.1.24,改于2021.12.4)

——————————————————
隔壁《奉旨逃婚》文案:
【前任火葬场/男配上位/暗恋成真】

云月喜欢娄知许,全帝京都知道。

娄家惹上官司,是云月舍下郡主颜面,替他四处奔波;
娄家老祖宗病入膏肓,也是云月冒死去宫里讨药,将人从鬼门关拉回来;
甚至后来,连娄家欠下的巨额外债,都是云月拿自己嫁妆,去填的窟窿。

可娄知许却从来没正眼瞧过她。

彼时她天真,以为只要自己再努力一些,他总能看见自己的好。
然这一腔赤诚,最后只换来一杯鸩酒,和他奋不顾身护在他表妹面前,拿剑指着她的冷漠眼神。
那一刻,云月才终于明白,自己这一生过得有多可笑。

重来一世,云月终于肯放下心中那点执念,主动退婚,还置了产业,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若说真有什么遗憾,大约就是,她至今都不知道,前世自己中.毒弥留之际,那个冒雨将她从乱葬岗救回来,又舍了自己心头血,强行给她续了一个月性命的男人,究竟是谁?

直到那天,娄知许找上门,想毁了退婚的约定。见苦苦哀求不成,欲对她用强的。一道圣旨突然从天而降,震惊了所有人。

*

卫长庚喜欢云月,全帝京都不知道。

在世人眼中,他是杀伐果断的帝王,冷漠无情,残忍嗜血,连骨髓里都渗着毒。跺跺脚,整片九州都要抖三抖。

只有卫长庚自己知道,那年杏花微雨,他究竟鼓足了多少勇气,才敢上前问她买手里那支杏花。一张嘴,连声音都是抖的。

前世唯一一次笑,是他终于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
而唯一一次哭,则是她躺在自己怀中,一点点咽下最后一口气。

都说太上忘情,忘情方能至公。
他守了两世天下公义,却唯独不愿忘记她。

而今老天垂怜,将她送回到他身边,他便不会再放手。即使再多苦难也不用怕,他替她遮风挡雨,他为她肝脑涂地。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曦、卫旸 ┃ 配角: ┃ 其它:作者专栏和预收文,长期求仙女们收藏吖~

一句话简介:平生第一次低头,只为吻她。

立意:爱一个人无需卑微到尘埃里,做自己便好。

简介: 【1】
多年前,宫里丢了一位襁褓中的公主。
多年后,元曦成了那位公主。
那是太子殿下的胞妹,自民间寻回后,就一直被他捧在掌心疼宠,宫里宫外无人敢招惹。

只有元曦知道,她不过是卫旸安插在宫里的一枚棋子,帮他笼络帝心,排除异己。
北颐的太子,可以是无数少女的春闺梦里人,唯独不会是她的,他的冷漠疏离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些年,元曦将心意深埋于尘埃中,乖乖做他“妹妹”,不越雷池半步,待到时机成熟便离开他。

可她还没准备好,就被某人拿凤印堵住出路:“你想去哪儿?你能去哪儿?终有一日,这万里疆域,山河湖海都将归我所有,你便是逃去天涯海角,粉身碎骨,那也是我的尸身!我的灰骨!”

【2】
太子卫旸清冷自持,目下无尘,是个不可攀摘的高岭之花。入主东宫多年,他心里就只有政务,连个侍妾都不曾纳过。
大家都以为,这样的人是永远不会向谁低头,更不会为女人折腰。

一日,大家发现,不喜赘饰的太子殿下,腰间多了个银制小匣,掌心大小,鎏金錾花,好不精巧。
有人说,里面装的是军情急报;
有人说,是皇族宝物;
也有人明察秋毫,说上月太子殿下的青梅竹马回来了,这破镜重圆,干柴烈火的,匣内装的定是二人的定情信物。

争吵数日没个结果,直到一次宫宴,传闻中的章家小青梅,跟曦和郡主起了龃龉。
见卫旸过来,章氏假意被推倒,捏着帕子捂着脸,梨花一枝春带雨,“早知就不来了,也不会叫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冲撞。”

众人心惊肉跳,想起郡主刚因冒充皇嗣之事遭太子厌恶,而章氏正得太子心,他们不由为郡主捏把汗。
却见卫旸俯身抱起郡主,径直跨过章氏回了座位,“早就让你别来,也不会叫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冲撞。”
语气无奈又宠溺,全不见平日的孤高。
郡主却并不领情,扭着身要下来,还失手打了他一巴掌!

众人吓得几乎跪倒,以为今天谁都别想活着走出这场宴席。
卫旸却并未发火,抚了下脸上的巴掌印,轻笑了之,在一众惊愕的目光中,打开了腰间的银匣。
那个叫满京盯得眼睛都红了的银匣。

里面装的不是军情急报,也不是皇族宝物,更不是什么定情信物,就只是些梅子糖。
冷情冷性的太子殿下,用来哄“妹妹”的梅子糖。
低头塞一颗到元曦嘴里,他柔声呢喃着只有他一人知道的小名:“元元若觉不够,这半边脸也给你打?”

-一生桀骜,矜骄铸骨,落魄为奴时亦不曾卑躬屈膝,第一次低头,只为吻她。

★双处、双向暗恋、1V1无后宫
★男女主没有血缘关系,感情线是从解除兄妹关系之后才有的。

(【1】写于2020.10.21,改于2021.12.01;【2】写于2021.1.24,改于2021.12.4)

——————————————————
隔壁《奉旨逃婚》文案:
【前任火葬场/男配上位/暗恋成真】

云月喜欢娄知许,全帝京都知道。

娄家惹上官司,是云月舍下郡主颜面,替他四处奔波;
娄家老祖宗病入膏肓,也是云月冒死去宫里讨药,将人从鬼门关拉回来;
甚至后来,连娄家欠下的巨额外债,都是云月拿自己嫁妆,去填的窟窿。

可娄知许却从来没正眼瞧过她。

彼时她天真,以为只要自己再努力一些,他总能看见自己的好。
然这一腔赤诚,最后只换来一杯鸩酒,和他奋不顾身护在他表妹面前,拿剑指着她的冷漠眼神。
那一刻,云月才终于明白,自己这一生过得有多可笑。

重来一世,云月终于肯放下心中那点执念,主动退婚,还置了产业,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若说真有什么遗憾,大约就是,她至今都不知道,前世自己中.毒弥留之际,那个冒雨将她从乱葬岗救回来,又舍了自己心头血,强行给她续了一个月性命的男人,究竟是谁?

直到那天,娄知许找上门,想毁了退婚的约定。见苦苦哀求不成,欲对她用强的。一道圣旨突然从天而降,震惊了所有人。

*

卫长庚喜欢云月,全帝京都不知道。

在世人眼中,他是杀伐果断的帝王,冷漠无情,残忍嗜血,连骨髓里都渗着毒。跺跺脚,整片九州都要抖三抖。

只有卫长庚自己知道,那年杏花微雨,他究竟鼓足了多少勇气,才敢上前问她买手里那支杏花。一张嘴,连声音都是抖的。

前世唯一一次笑,是他终于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
而唯一一次哭,则是她躺在自己怀中,一点点咽下最后一口气。

都说太上忘情,忘情方能至公。
他守了两世天下公义,却唯独不愿忘记她。

而今老天垂怜,将她送回到他身边,他便不会再放手。即使再多苦难也不用怕,他替她遮风挡雨,他为她肝脑涂地。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曦、卫旸 ┃ 配角: ┃ 其它:作者专栏和预收文,长期求仙女们收藏吖~

一句话简介:平生第一次低头,只为吻她。

立意:爱一个人无需卑微到尘埃里,做自己便好。...

展开»

《假公主被揭穿后》最新章节

    正文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被反派求婚之后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