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妙笔计划:惊鸿一笔 > 卷1 三、武豪

卷1 三、武豪

    第二日天还未亮,采娥采霁便起床梳洗打扮,端来精致餐食。

    上官婉儿却是赖了一阵床,蒙头睡到了那两位富态的女官抱来几身衣物,还赚得了几声嘲讽。

    “哟,您还真敢睡呢,宫内最末起床的宫女,那可是要挨鞭子的!”

    “云中之人就这般懒散吗?”

    “采娥采霁,还不去打水过来?”

    上官婉儿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穿着宽松睡裙、顶着有些蓬松的长发,晃晃悠悠到了两位女官面前,看着那几身为她赶工出的宫装。

    站在左侧那女官道:“您面圣要穿的衣物还在赶制,这些是这两日换洗的衣裳,宫内的规矩可不比外面,衣着配饰都要有个的度在。”

    “料子不错,”上官婉儿手指在那宫裙上划过,“让两位大人费心了。”

    左侧女官鼻尖挤出了个优雅的‘哼’字,转身朝门外而去;另一名女官却将宫裙旁的檀木盒打开,露出其内的几只玉钗玉簪。

    “这是给您的首饰,您看喜欢哪个就戴哪个,但小心着点,莫要摔了、打了、碰了。”

    上官婉儿平素不喜浓妆艳抹,不以为意,只是微笑着,目光淡淡的在簪子上扫了一眼。

    那女官忽的压低嗓音,身体微微前倾,在婉儿耳旁轻声道:

    “李大人最喜欢的是那根翠绿的簪子,通透、大气,姑娘可小心拿捏……沾血即死。”

    上官婉儿收起笑容,认真打量起这些簪子。

    “这些簪子可是归我了?”

    “您拿着就是,”女官轻哼了声,“这些宝贝在关外,应该不多见。”

    言罢转身而去,背影一摇三晃。

    上官婉儿低头注视着那几只玉钗玉簪,吩咐暂且收拾起来。

    窗外突然传来少许吵嚷:

    “那上官姑娘在哪?我家大人请她去用家宴,叮嘱她献笔帖之事!”

    哒!

    盒子被轻轻盖上。

    一抹香风拂过,上官婉儿已是去了屏风之后,梳拢起蓬松长发,动作麻利地开始更换衣物。

    ……

    临近午时,太极宫外。

    几架奚车自宫门而来,行了不过几百步,就停在了武府大门前。

    上官婉儿自车架轻巧跃下。

    “大人,她来了来了!”

    绿袍小吏匆匆冲入大堂,一夜未眠的他,此刻看起来多少有些沧桑,眼圈黑肿、面容虚浮。

    武大人闻言打起精神,振了振衣袖,嘴角露出轻松且淡定的微笑。

    他看了眼左手边,那里的墙后有五十神弩手,配备了长安城如今最新型的机关弩,稳定性高、准确性好;

    各个弩手也都是经验老到的老手,百步之外可打鸟,十步之内窜房梁。

    武大人又看了眼右手边,那里的墙后有五十名刀斧手;

    再费力地扭头瞧了眼背后,北墙后的侧门旁,藏着十六名宫廷才可用的机关铁卫。

    他一个不在要职的当朝要员,接见陌生人时弄点侍卫,不过分吧?

    武大人眯眼轻笑,已是自觉万无一失。

    就是习惯性抬手摸胡须时,套在锦衣华服下的甲胄有点重,让他行动看起来有些许僵硬。

    他打内穿个铠甲就是怕死吗?

    少许惜命罢了。

    “你去墙后,以摔杯为号,若本官用力摔杯,你就带人冲出来。”

    “是!”

    绿袍小吏答应了声,提着官袍下摆匆匆跑去侧门。

    这位武大人再看门外,也是眼前一亮。

    上官婉儿正在两名侍卫的护卫下迈步而来。

    不同于长安女子多柔情,也不类关外巾帼带豪气,她就这般看似随意的迈步前行,不去刻意控制自己步幅,却不会给人半点失礼之感。

    她今日还是那身打扮,裙裤宛若一体,自上而下由素白渐染墨,长发由一根长簪束起,俏丽精致的面容偏偏又是那般轩昂器宇。

    武大人心底暗叹:

    ‘若这不是上官仪之后,自己将她送去圣驾前献笔帖,陛下必会开怀大笑。’

    待上官婉儿到了大堂门外、拾阶而上,武大人看了眼掌中的‘台词’本,有点费劲地站起身来,发出一阵洪亮的笑声:

    “啊哈哈哈哈!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上官姑娘笔帖动四方,于云中那般偏远之地名扬长安,当真是令人赞叹不已!

    今日上官姑娘赏脸来我府上,定要留下几幅墨宝,也好让本官去找各位同僚炫耀炫耀,哈哈哈哈哈!”

    笑脸一收,武大人又道:

    “姑娘在门口入座就是了,本官今日偶感伤寒,咱们保持点距离。”

    上官婉儿猝不及防,立刻停在门口,又上下打量了几眼武大人,那双眸子似已看出了点什么。

    她抬手行礼:“云中笔墨客上官婉儿,见过武大人。”

    “上官姑娘有礼了,请入座。”

    武大人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一旁有家丁扛着长桌宽椅匆匆而来,在门口为上官婉儿布置了一方坐台。

    “谢武大人。”

    上官婉儿应了声,也是毫无拘束,端坐于桌后。

    看这架势,应当是要让她写几幅笔帖了。

    不过,武大人是谁?

    那是长安城中的权贵大人物,女帝的远方亲戚,就算是心里着急,但宴请该走的程序必须走完。

    寒暄一二句,大堂中就起了歌舞。

    又有侍女端来珍馐美味,在旁服侍倒酒,反倒让上官婉儿有了些拘束之感。

    武大人放下筷箸,这珍馐美味也食之无味,望着门口的上官婉儿,含笑问:“上官姑娘,你是自云中而来?”

    远处的上官婉儿歪了下头,俏脸上写满了……没听清。

    “歌舞先停了,”武大人振了振袖子,“拿我机关宝物来!”

    在角落吹拉弹唱的乐团赶紧息声,有侍卫匆匆搬来一只喇叭状的机关术产物,摆在武大人面前,武大人的嗓音顿时响彻大堂各处:

    “这是军营用的小物件,让上官姑娘受惊了。

    本官刚才是问,上官姑娘是从云中而来?”

    上官婉儿点点头,笑道:“大人莫非是想问,我家在云中何处?”

    “对,对。”

    “离关不远,是个商旅聚集的城镇,虽比不得长安繁华,但行来行去的商客自天南海北而来,也是十分热闹。”

    “哦?”

    武大人眨眨眼,又问:“那上官姑娘可曾听闻过,那里应该也有一户人家姓上官,那也算是本官当年故交之后……”

    上官婉儿突然问:“大人请我来长安前,没调查过我背景吗?”

    武大人禁不住闭目遮眼:“太忙,这不是给忘了。”

    “这……”

    上官婉儿眉头轻皱,定声道:“大人做事也未免太过儿戏。”

    “哎,是、是,”武大人连连点头,满脸苦闷,“我这不是一时疏忽忘记查你底细,诶?这不对啊。”

    啪!

    武大人一拍桌子,瞪着上官婉儿,喝道:“你竟还敢质问本官!”

    上官婉儿却是面色如常,眸中带着几分怒意,定声道:

    “接到大人书信时,我也是犹豫再三,料想大人应知我宗族之事。

    大人是陛下信赖的朝中大臣,既给了我书信,应当便是陛下对我宗族有宽恕之心,我这才决意千里迢迢应邀而来!

    来长安时,母亲百般叮嘱、族中长辈满目希冀!

    而今大人却告诉我,大人是忘了查我家中事,就给了我入关的文书。

    简直,荒谬!”

    武大人有点不敢直视此时的上官婉儿,颇感焦头烂额,反倒开始语重心长了起来:

    “这个,姑娘别生气、别生气,此事确实是本官办的不够规范,可事到如今,确实已经难以收场。

    本官请你来,是去陛下眼前当庭写个笔帖献给陛下,让她开心下。

    现在怎么办?

    姑娘你是罪臣之后,让你去陛下跟前?

    咋,给陛下添堵啊?”

    上官婉儿坐在门口处,默然不语。

    武大人目中划过少许厉芒,突然问:“你很想见陛下?”

    上官婉儿并未迟疑,朗声道:

    “武大人,婉儿虽是罪臣之后,但在云中之地也算有些声名,家中如今有良田百顷、货铺十数,这些大人都可查到。

    若非大人之信,若非大人在朝中的权势,婉儿定不会有此一行。

    既然是这般,还请大人即刻放我归去,家中母亲尚在翘首以盼,婉儿也不愿再在长安多待半日。”

    这次,轮到武大人陷入沉默。

    他要有其他办法,还用如此被动吗?

    长安城皆知陛下喜爱笔帖,身为陛下的远方亲戚、信赖的宠臣,他不去给陛下搜罗这些,还能谁去给陛下搜罗?

    这是宠臣的基本素养!

    那他搜罗笔帖的时候,拿最近名声大作‘流行笔手’的作品献给陛下,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

    那天,见女帝陛下看得实在开心,他就多嘴说了句:

    ‘陛下,这位上官婉儿似乎有意前来长安,为陛下当面献帖。’

    陛下接下来几天的心情都颇为愉悦。

    现在他去告诉陛下,那上官婉儿竟是上官仪的孙女……

    念及于此,武大人抬手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但又舍不得,只能轻轻抚慰了几下自己。

    事已至此!

    武大人站起身来,走到上官婉儿身前,目中带着迫人的光亮,定声道:“上官姑娘,你该不会是来行刺的吧。”

    上官婉儿俏脸冰寒,顿时站起身来,却是毫不怯弱地看着眼前这位皇亲贵胄。

    “大人,婉儿与你无冤无仇,为何如此污蔑?大人可知这是哪般罪过?婉儿也是有家人亲友需照料的!”

    武大人像是被问住了,瞪着上官婉儿半天缓不过劲。

    也正在这时,前院传来少许喧闹声,有个家丁模样的中年男人快步跑到武大人耳旁,窃声私语几句。

    武大人胖脸顿时皱成了菊花,看看上官婉儿,又看看眼前家丁。

    “上官姑娘,你现在想走都走不得了。”

    ‘呼——’

    片刻后,上官婉儿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旁若无事般,打量着这件厢房的华美装饰。

    耳旁还回绕着那位武大人匆匆离开时丢下的威胁:

    ‘上官姑娘,刚刚太极宫来侍女问询,陛下已知你抵长安之事,让你明日就面圣献笔帖。

    本官并非有意为难,当年上官仪之事,与本官也没什么牵扯。

    你是个聪明人,陛下既已召见,这就是你的福报!

    本官也已派人去探访你家中之事,机关术这个东西你也知道,颇为玄妙,一日千里不在话下!

    姑娘且在府上用膳,本官去去就回。’

    这?

    来长安之前,上官婉儿已做了万全的准备,准备了数种应对之法,但就是忽略了如今这般情况。

    武大人并没有去查她的底细。

    这怎么说呢?

    跟李家那几个心有九个窍的老狐狸们尔虞我诈惯了,面对武大人这种纯粹以讨好巴结女帝陛下为己任的白莲花,当真有些……

    不太适应。

    但上官婉儿绝没有小觑这位武大人。

    相反,她还觉得这位武大人有些返璞归真式的深藏不漏。

    那一句‘该不会是来行刺的吧’,让上官婉儿差些乱了方寸。

    能来长安、抵达此处,她确实借了李家的势;她的笔帖之所以能在长安城名声鹊起,自是背后有这般推手在作祟。

    为的,便是安排她出现在女帝身前。

    从这厢房的布置能看出,武大人也是个附庸风雅之人,且不差钱。

    上官婉儿拿了一本介绍长安机关术的厚厚书籍,去了窗边书桌后品读,任由时间缓慢流逝,对于明天面圣之事,似早已胸有成竹。

    过了不知多久,门外传来话语声:

    “对,对,先生这话说的不错,咱们自己遣词造句,还不如用陛下的墨宝。

    如此更能表现咱们凡俗臣子,对女帝陛下那滔滔不绝的敬佩之意啊。

    先生慢走、慢走,我这就去让上官姑娘练熟。”

    脚步声渐远又渐近,武大人很快匆匆而来,背后跟着十多名侍卫。

    进门后,这武大人的笑容迅速收敛,又让侍卫将一方书帖摆在上官婉儿面前。

    显然,此时的上官婉儿,已是武大人烦心的根源。

    武大人露出几分温和的微笑,负手到了书桌后,嗓音都变得温和了许多。

    “上官姑娘,明日你就敬献这幅笔墨,如何?”

    上官婉儿将书帖打开,略作思衬,便道:“大人,去陛下面前献墨宝,应当是用自己最得意、最熟悉的笔帖,如此才可确保不出差错。”

    “哎,上官姑娘此言差矣。”

    武大人清清嗓子,打起精神,缓声道:

    “你用你自己最得意的笔帖给陛下,陛下若是看的欢喜,让你再写第二幅,你水平却达不到了,这是不是会有触怒陛下的风险?

    换过来想,你若是用自己不熟悉的笔帖,只发挥自己八成的实力,陛下看的欢喜,以后你是不是给自己留了,让陛下再次眼前一亮的机会?

    这是其一。”

    “这?”上官婉儿听得都愣了。

    “上官姑娘你看,这书帖诗词是陛下所做,这就无形之中降低了笔帖内容触怒陛下的风险。

    若是陛下问你一句,你为何要写这幅诗词,你就顺势回答,咳!”

    武大人捏起嗓子:

    “民女见识浅薄,却也觉得天下诗词无出其右者。你看看,你看看,你是不是就有让陛下圣颜欢喜的机会?”

    上官婉儿抿嘴皱眉,看武大人这般作态,多少有点身心不适。

    她道:“我觉得,女帝陛下雄才大略,并不喜欢这般奉承。”

    武大人一愣,随后便竖起了个大拇指:

    “高!高啊上官姑娘!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万般强求终归勉强,本官何时才能做到像姑娘这般,称赞陛下能如此自然清新、不落俗套。”

    “我……算了。”

    上官婉儿顿时闭嘴,默默将面前书帖打开,逐字逐句的审阅。

    她神情专注,目有精光。

    这一刻,一个个大字在她身周不断凝成,在盘旋、环绕,让整个厢房都多了一层迷蒙云雾。

    【巍巍睿业广,赫赫圣基隆。菲德承先顾,祯符萃眇躬。铭开武岩侧,图荐洛川中。微诚讵幽感,景命忽昭融。有怀惭紫极,无以谢玄穹。】

    武大人在旁也不敢出声,直到上官婉儿合上书帖,才向前问:

    “怎么样?这笔帖写起来有难度吗?”

    “还请武大人准备墨、纸、砚,明日面圣时要用什么,今日就准备什么,我需反复练习。”

    “好说,好说,不用准备笔吗?本官家里藏了各种好笔!”

    “不用,”上官婉儿纤手一翻,一杆翠绿长毫自掌中翻转,宛若凭空变戏法,“吃饭的家伙,我自是要随身带在身上。”

    “哦~”

    武大人颇为赞同地点点头,随后便打了个招呼:

    “来人,将上官姑娘的笔拿去给府上几位老机关师仔细检查检查,注意别给真弄坏了。”

    “是!”

    两名侍卫向前收走上官婉儿的笔杆,上官婉儿禁不住额头挂了几道黑线,一时不知该说点什么。

    就,很难。

    “那我练什么?”

    “这个,还请上官姑娘稍作等候,咱们刚好能聊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