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从大罪司教开始当反派 >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第八章 孤注一掷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第八章 孤注一掷

    “又来个幼鬼啊,竟然没有逃走自己送上门了,真是令人感动的情谊啊!”

    明显是个领头者的黑影,从帽兜下发出低沉嘶哑的声音,而他的话语中还蕴含着明显的兴奋。

    “卡洛斯?!”

    在岩壁崩解时,下意识顺着黑影所望方向看去的蕾姆,立刻注意到了正穿越那遍地火焰的阻隔,朝着她们飞奔而来的身影。

    黑影并未阻止洛墨与双胞胎汇合,顺着主动让开了一定的距离,站在二十多米开外以残酷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鬼族的幼童兄弟姐妹一起烧时,会产生怎么样的气味,真是让人期待啊~”

    “疯子”

    洛墨张开双手挡在姐妹俩的前面,紧张的盯着对方,头也不回的道:“你们两个快点逃!我来挡住他们。”

    “笨蛋!快逃,反正拉姆已经不行了,拉姆来挡住他你千万别鬼化,带上蕾姆快点逃!”

    无论何时都自信满满、威风凛凛的拉姆,在此刻看起来无比的虚弱,连咬牙站起身的动作都显得尤为困难。

    “你现在,根本不像能挡住别人的样子,还是我来吧,蕾姆快点动起来!”

    “是、是!”

    和洛墨还有过于早熟的拉姆不太一样,蕾姆就和正常的幼童似的,六神无主的在一开始就忘记了要战斗,现在同样在洛墨的呵斥下,反射性的听从了他的话,搀扶着拉姆就准备走。

    可却又像才察觉到洛墨说了什么,一下停住脚步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拉着他的衣摆,发出欲哭的声音:

    “我我们走了,卡洛斯怎么办?”

    “我会挡住他们,没事,我不会死的,肯定会去找你们的。”

    尽管第一次实战,让洛墨紧张的手都有点抖,可是想到身后的两个孩子,他却莫名又成功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并且勉强露出稍有些崩坏的微笑。

    这总是显得十分老成,却在此刻难得露出逞强的样子,让拉姆抿着嘴懊恼的嘀咕:“明明只是个弟弟,还真会说大话”

    “错了,我是哥哥。”

    “明明是最弱的。”

    “至少现在的状态应该比你强。”

    “明明是最矮的。”

    “你要说这个可就扎心了,但过两年我就会比你高,倒时候你给我记住,我肯定叫你矮冬瓜。”

    “真是好胆量这是和下任族长说话的态度吗?”

    “鬼族只剩下我们三个了吧,等我娶了你们,族长宝座自然是我的了,所以,就算为了我的族长宝座你们也别死了啊。”

    “拉姆在任何方面都比你厉害,可是拉姆都已经不行了你肯定也不行的这个时候就老老实实的”

    “啊、你别太自大了?谁说你一定任何方面都比我厉害?话说你这到底是在承诺,还是在威胁我?”

    手心却都在冒汗的洛墨,一边以近乎往常的口吻与拉姆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语,一边蹲下身来捡起了散落在地上的十字剑。

    对面完全没有打算阻止他任何行动,就是像要看戏一样的男人,随意的摆了下手,大量仿佛从影子爬出一般的黑袍人,便开始不断地涌现并以诡异的身形,朝着他们三人移动了过来。

    “唤风术!”

    有着“地”“风”属性的洛墨,挥着自己尚且稚嫩的手,驱动魔力唤出疾风,形成利刃斩向为首的黑袍人。

    但为首普普通通的黑袍人却准确的一剑下去,斩在风刃上将其化为失去杀伤力的疾风。

    “果然没那么简单吗?”

    鬼化了说不定还能战斗一下,可不鬼化他就和稍微会两个魔法的半吊子似的,对方却都是魔武双修的家伙。

    看起来很像炮灰其实在雇佣兵里应当也算精英,只是和正常的鬼族打就成了炮灰,更别提拉姆和族长了,可他这么小的孩子还是独角的不鬼化实在很难打。

    可在他焦急的不知道如何破局,对方却没有停下脚步,转瞬就逼至他的身前并在他摆出架势,格挡那一刻直接连人带剑把他打飞出去。

    看起来很杂鱼的黑袍人,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比他想象中的要强,一剑劈下来他勉强挡住了,却根本顶不住那力道。

    不过向后却撞到相互搀扶的姐妹身上,让他在女孩们的惊呼声相伴下,与她们一同摔在地上。

    除了手有点麻外,因为两名女孩的垫背倒是一点不痛,但他还是连忙翻了个身,避免把本就受伤的拉姆压出重伤。

    “呜姐姐姐,姐姐没事吧?”

    茫然无措的蕾姆带着吃痛的悲鸣,连忙抱住了失去角后全身脱力的姐姐,而拉姆则不住摇头,忍着眩晕很快也搂着身旁的妹妹:“拉姆没事,蕾姆怎么样?”

    和姐妹两个一样也躺地上的洛墨摇晃着发麻的双手,看了一眼先前被自己压在身下,现在却撇开了他相亲相爱的姐妹,就算明白她们关系好却也有点小郁闷,同时心里那紧绷着的情绪却又莫名舒缓了一些。

    “你们两个就没有个关心我的吗?”

    “姐、姐姐看起来情况很糟糕”

    “拉姆没事你不行的,卡洛斯快点带蕾姆走,拜托你了老实的逃!”

    始终在不住喘着粗气的拉姆,映照着四周火焰色彩的深红色眼瞳直盯着他,眼里透露出的却是前所未有的恳求。

    然而洛墨却别过头,避开她的视线否定了她的提案:“行不行肯定都得试一试,而且现在这情况不管怎么看,你都挡不住他们,但如果没有人挡住,我们三个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尽管很想听从拉姆的话逃走,可是男人的自尊不允许他这样做。

    如果是一般的小孩子就算了,但对方怎么说也是自己看着长大,还是这些年来一直给自己食物,对自己有着不小恩情的孩子。

    “这就是报恩的时候吗?”

    盯着手掌上被先前那一击震得裂开,不住往外渗血的虎口,他忍着疼痛握紧了拳头从地上爬了起来,仰头瞪着那似乎不急于杀死自己的黑袍人。

    弱小的他什么也做不到,就连挡住一名杂兵都很吃力,想挡住这些数量不知有多少的入侵者根本就是螳臂挡车。

    紧绷的空气似乎都在耳朵深处作响,即便无法在知晓自己的角能否适应一切,可现在的他却没有更多的选择。

    他深吸了一口气握紧手中短剑,拉开架势压低了身形摆出进攻的姿态,决心孤注一掷。

    淡淡的光晕在额前散开,四周的魔力被强制性征召,空气中闪现出赤红色的电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