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从大罪司教开始当反派 >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第十一章 被轻易扭曲的现实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第十一章 被轻易扭曲的现实

    四百多年间,罗兹瓦尔一直在侵占自己的直系血亲的身体,准确说是侵占自己子女的身体,这种事情被虚饰魔女发现并不意外,毕竟对方实在过于诡异。

    毕竟只有足够浓郁的血脉才能占据,应此他都在用自己孩子作为备品,而四百多年里里偶尔只生女的情况也会有,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恰好上上代又一次占据了女性身体的他,在20岁时认识了当时只有15岁的剑鬼-威尔海姆并一见钟情,想和对方生孩子这么详细的事情为何会被知道?

    百思不得其解下,罗兹瓦尔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不禁质问道:

    “难道那个时候你也在?亚人战争和你有关系?”

    “你在说什么呢?我完全不知道呢,总之这孩子跟我走了,而你就继续按照你的福音书上记载的慢慢来吧。”

    潘多拉以从未变过的超然姿态,满不在乎的搪塞了罗兹瓦尔的怀疑,便走到了洛墨的身旁微笑低语:“你没有受伤,一切只是错觉。”

    话音落地的那个刹那,还没有搞清楚这小萝莉在说什么的洛墨,突然感觉自己身上鬼化后依旧残余的伤痛,竟然在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了。

    “咦?”

    身体的状况突然变得正常过头,让本来还捂着伤口的洛墨茫然地在自己身上到处摸来摸去,却发现不仅仅伤口不见了,就连衣服都重新恢复如初。

    明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世界就是要证明潘多拉的话一样,顺从她的话变换了形态。

    发生过的现实被不为之所知的力量扭曲,无法想象也无法理解这样的异常事态,令洛墨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边上悠然自得的潘多拉却对他的惊讶完全不放心上,只是带着令人心神荡漾的微笑,轻声道:“现在你已经站起来跟我走了吧,小弟弟。”

    “啊、那个能不能”

    “不能。”

    “我还没有说。”

    “你想带上那两个小妹妹吧?”

    “果然你不带”一开始洛墨想试着说对方不带人自己就不走,可又本能感觉那样八成对对方没用,于是改变策略推销道:

    “拉姆很厉害的!尽管我不太想承认,但她确实比我厉害的多,如果你要找部下找拉姆肯定没有错!”

    “呵呵,虽然还是个孩子,但却挺聪明的嘛,不过她们跟着我走情况可不会比被那个怪叔叔带走好喔?”

    以带有温和笑意的眼神注视着洛墨,又瞥了眼还在一边纠结的罗兹瓦尔还有两姐妹,潘多拉却道出了个洛墨不太能相信的事实。

    想杀自己的古怪小丑,救了自己的极品小萝莉正常来说就算不谈颜值和行为,从各个角度来看他都不觉得,萝莉能比小丑还危险。

    然而才这样笃定的下一刻。

    这被火焰包裹的村子各处阴影,仿佛从黑影中爬出一般的黑袍人,便开始不断地涌现汇聚在了潘多拉的身后。

    这让他脸上的表情,一瞬僵住了:“你才是罪魁祸首?”

    “我对无意义的杀戮没有兴趣,他们只是顺从福音的指引行动,而我只是来看一看你。”

    “我?”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两个魔法应该是自创的吧?在这早已堕落的鬼族里应该没人研究新魔法,即便有也不会有人会教给你这样的独角,所以你自创的吗?”

    “”

    由于对方没有必要和自己撒谎,因此大致上明白这属于同组织内不同行动的洛墨,没有再去在意鬼村被屠的真相,也没有回答问题只是沉吟的,盯着潘多拉的眼睛沉声问道:“你的话,可以救拉姆吧?”

    “拉姆是谁我虽然不知道,但如果你指的是那边断角的小鬼,我想这并不是什么问题。”

    潘多拉浮现出平和的笑容,微微倾着身子让视线与洛墨齐平,以怜爱的目光望着他的眼瞳,伸手抚摸着他明明没有了伤口却依旧沾染着血液的脸颊。

    一边帮他拭去脸颊上的血液,一边以言语温柔到腻人,就仿佛慈母般令人无条件感到温暖、宁静的嗓音道:

    “但我可以做,却不代表我会这么做,问题在于你能给我什么呢?”

    “你想要什么?或者说我有什么能给你的?”

    “我想要你。”

    “我?”

    (我才九岁你想对我做什么??)

    被这位漂亮到令人胆颤的萝莉,温柔的抚摸着脸颊,这让洛墨心里难以自控的出现了奇怪的误会。

    可潘多拉似乎没有理解,他究竟在想什么便凑近他的耳畔,以甜甜地荡漾着的声音引诱:

    “没有错,我要你,我不喜欢逼迫别人,所以如果你愿意把自己交给我,为了我勤勉奉献,我就实现你的愿望。”

    “如果你能保住拉姆的命,我愿意和你交易。”

    “举手之劳。”潘多拉轻轻一笑便重新看向了拉姆,仔细打量一番却又有点烦恼的微微侧头:“这孩子完全治好了说不定会是个麻烦,还是就保住命吧——你并没有被斩断,只是受到了很重的创伤,现在依旧还在主人的身上。”

    在说话的最后,潘多拉基本就是对着地面的角说的。

    而话音才落地那角就从地上消失不见,再度回到了拉姆的额头上,只是却显得残破不堪的布满龟裂。

    “这个”

    “没事,这个状态会一直维持下去,让她可以通过角摄取最低限度的魔力,因为这才是真正的‘事实’呀。”

    潘多拉柔言轻语的道出被扭曲后的事实,随即悠然转身迈开步伐,迈过同伴与鬼族的尸体便朝着村庄出口而去。

    “”

    洛墨沉默的看了一眼,明显还想杀了自己却忌惮着潘多拉,而始终没有开口的罗兹瓦尔。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对其投以警告的视线,便将视线投向了不安的冲他一个劲摇头,想让他别跟着潘多拉走的姐妹。

    尽管他也想让她们跟着自己,却明白她们对这村庄的感情和自己不一样,很可能脑袋发昏就对潘多拉攻击,而他现在也无法确定潘多拉究竟有多危险,只能狠下心别开了视线转过身,打算独自跟着潘多拉离开这里。

    可在这个时候,他的后脑勺却突然被个小石头砸了一下,还传来了熟悉的少女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