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从大罪司教开始当反派 >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第二十五章 阔别八年的再会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第二十五章 阔别八年的再会

    在准备发动强袭,一击制胜之前洛墨下意识观察四周,不想让人发现自己的隐藏杀招。

    可透过这无人建筑内失去窗户的窗口,他却注意到远处本昏暗的街道,出现了大量移动式魔晶灯的光亮,艾尔莎也听到了一连串的金属碰撞声。

    通过灯光与声音的特征,这两个生活在黑暗世界的人都能判断出,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因此艾尔莎在又一次拉开距离便不再发起攻击,洛墨也默契停下了准备启动伪典的动作。

    “真是不解风情呢,明明我们正在兴头上呢。”

    “应该是菲鲁特叫来的卫兵吧明明自己也是盗贼,竟然还做这种事情,一点盗贼的操守都不要了啊。”

    “怎么办,一起逃?还是分开跑?”

    艾尔莎张开红艳的嘴唇,桃色的舌头舔了一下唇瓣,正常人怕是只看这一幕就会忍不住心跳加速。

    然而和潘多拉待习惯的洛墨,对于美色已经有了相当大的抗性,无动于衷的断然拒绝:

    “我可没有兴趣和想杀我的人一起跑。”

    “你要徽章做什么?”

    “这是我的事情。”

    “是吗?不过我们肯定会再见的,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好好确认一下,你到底是不是那个人。”

    艾尔莎以带有温和笑意的眼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才往后一跳,以后空翻的姿态跳出窗口抵达附近建筑屋面,并且又凝视了他好一会儿才消失在屋檐上。

    “这弹跳力还真是夸张,为什么鬼却更侧重力量呢?话说我什么时候和黑发的女人结仇过?完全想不起来啊!”

    目送艾尔莎的离去,也对她最后的眼神有点在意,可洛墨绞尽脑汁却也回忆不起自己和黑发女性结仇的回忆。

    无奈只能放下这个疑问并退出了鬼化状态,将帽兜戴上便从窗台跳出,在卫兵围困上来之前抄小路打算先离开这是非之地。

    本来不过是一些卫兵,无论是他还是艾尔莎都有能力轻易将他们屠戮殆尽,没有必要这样逃走才是。

    可现在却不是惹事的时候,特别这王都还有个爱管闲事的剑圣,万一对方也跟着过来了,一个搞不好就会阴沟翻船。

    然而就在他才快步穿越腐朽弥漫的巷子,狭窄的小巷对面却迎面走来了个陌生的少女。

    那少女一头粉色的短发,年龄看起来应该和他差不多,精致的五官搭配起来比起美丽更多的倒是可爱,还带着些稚嫩的感觉,然而刘海分界线却有所不同,前刘海盖住她的左眼。

    一身与贫民窟格格不入的黑白色调女仆装,头上还戴着白色帽饰、双腿也是经典的吊带白丝,让人感觉有点煽情的味道。

    明明应该是初次见面,他也只是稍微多看了对方两眼,因为这小巷太暗又没启动眼里术式没看清楚,同时也不在意个路人就打算擦肩而过尽快立刻这是非之地。

    然而对方不知为何却停下了脚步,用没有被刘海覆盖的赤色眼瞳,毫不客气的紧盯着自己,还举起了手让这小巷里掀起了阵阵不寻常的风。

    八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一点不短,对于十六、七岁之后的人而言,正常依旧可以大致上辨别出来。

    但九岁到十七岁这其中的变化,却大到了几乎只能依稀看出点影子,很多时候则完全只能当做另一个人。

    因此无论是洛墨还是这名少女,拉姆都没有办法认出对方曾是自己童年时期最好的玩伴。

    在这弥漫着沉闷凝重的气氛中,可以清楚感觉到少女敌意的洛墨只感觉莫名其妙,不自禁显得有些烦躁并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说,为什么这么盯着我,难道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吗?女仆小姐?”

    这些年时不时被寻仇的他,从自身经验来看感觉对方八成又是个寻仇的。

    对于仇人出现他也不至于会意外,可这么短的时间里连续出现两个,这倒是让他的心情难免有些郁闷。

    “你是什么人?”拉姆毫不客气的瞪着他,厉声呵斥道。

    “路过的贫民罢了,如果可以能麻烦你让开道路吗?这样我会很高兴的。”

    “贫民?身上都是魔女的恶臭,还明显带着血的贫民,真是笑死人了!装傻也要有个限度!”

    挡在洛墨身前的拉姆眼里看不到丝毫友好的迹象,唯有漆黑的杀意,似乎要贯穿他的身体般随着视线笔直刺向他。

    陪着艾米莉亚来王都却不小心走散,因此拉姆一直在寻找艾米莉亚,却不等找到艾米莉亚倒是先注意到了,贫民窟里传来了同族鬼化的动静。

    她才下意识跑了过来,谁曾想却先遇到了身上残留着血迹,明显是与人战斗过,可从走路姿势看却不像受伤了的少年。

    而且这少年的身上还充斥着,唯有极少数人或鬼族这样天赋异禀的种族,才能注意到的魔女气息。

    因此角依旧残留的拉姆,可以从洛墨的身上感觉到,远超一般魔女教徒的魔女气息,理智都快要绷不住了。

    她并不知晓为何魔女教会屠村,这些年一直调查却没有结果,只能当成是魔女教单纯敌视鬼族,因此她忍不住怀疑除了他们三人外,还有幸存的族人却给魔女教徒杀害了,这令她如何不恼?如何不怒?

    至于是洛墨的可能性她却完全没有想过,因为去年她就听闻鬼族的魔女教徒,在七年前就给在南方的帝国被处刑了,也见过那保留下来杀死魔女教干部的珍贵影像。

    可洛墨倒是对她能发现自己身上的味道有点惊讶,同时也明白这回可能不是仇人,而是单纯仇视魔女教的正义之士。

    面对现在的情况洛墨不太想惹出什么动静,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本就是魔女教里稳健派的他,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无奈道:

    “如果我说,我只是莫名其妙沾上了这种气息,身上不过是杀鸡留下的血,你会相信吗?”

    “魔女教的相关者?还是魔女诱惑了的人类?老实交代现在还可以让你死的轻松一点!”

    面无表情的拉姆完全没有理会他临时想到的借口,只是以冰冷的声音质问,甚至已经做好了要用风刃斩去他四肢,为自己的族人与挚友报仇的准备。

    (PS:推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