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从大罪司教开始当反派 >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第三十二章 你会记得你吃过多少块面包吗?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第三十二章 你会记得你吃过多少块面包吗?

    “你知道吗?或许是因为种族的关系,我呢,从小就对分辨人的气味非常擅长哟~甚至可以通过人身上的味道判断那个人的情绪。”

    或许真是无法相互理解,艾尔莎无视洛墨的郁闷,自说自话的倾诉着内心想法,并如瞬间移动般眨眼来到了他的身前,在几乎都要亲上的距离注视着他的眼瞳,微微抽动笔挺的鼻子嗅着他的味道,情不自禁般露出一脸陶醉的神情:

    “你的味道虽然已经很久违了,但只要靠近认真的闻,我还是能闻出来喔?”

    “通过气味分辨情感?这完全不是擅长的等级了吧?你属狗?”

    熟悉对付各种变态的他,也没有躲开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这猛然凑近自我沉醉的黑发美人,外表波澜不惊心里倒也只是怀疑对方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情绪确实是可以闻出来的,但不同情绪状态下人散发出的不同味道的荷尔蒙,根本不是人类能做到的事情,得狗之类嗅觉惊人的动物才能分辨。

    但她的样子却和没有鬼化前的鬼一样,完全无法通过外表来区分,究竟是人还是亚人。

    “你是什么种族的?话说你到底想干什么?真是来演变态的吗?”

    “这个先不提你还记得吗?八年前被你调戏过的女孩子?”

    “呵,你这话说的。”想起自己的风流童年,洛墨便本能地嗤之以鼻:

    “你会记得你吃过多少块面包吗?”

    “哎呀~这还真是失敬了。”歪头思索片刻,艾尔莎便嫣然地眯起双眸,娇笑道: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整座城怕是都没有,没被你调戏过的女孩子呢。”

    “看你样子不像来寻仇的,难道你是当年的女流氓之一?”

    “女流氓?流氓的不是你吗?”艾尔莎颇为意外的挑了挑眉头。

    “那可不一定,世界上有太多的猎手伪装成猎物了”

    说话间,洛墨的视线都飘荡在了远方。

    那忧郁的神情要是让不知道的人看到,估计该以为他回忆什么人生最大的悲哀虽然确实难以启齿就是了。

    “哎呀,过去的事情先放一边,我们还是谈一谈现在吧?”

    “是呢,那么我们谈一谈正事。”

    被艾尔莎的声音里从郁闷中拉回,让洛墨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妖艳的美女,随即坐在床边问道: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敌意是不想报仇,想和我谈什么合作吧?”

    “合作?不是哟~我不是来谈合作的。”

    艾尔莎跟着就紧挨着他坐在了他身旁,边微笑注视着他,边优雅地将左腿叠在右腿上,并把垂在耳边的头发往上拨。

    只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就莫名充满了艳丽,举手投足都带着煽情的味道,让人口舌干燥。

    可她的话却让洛墨十分茫然,完全想不到对方既然不是报复自己,也不是谈什么合作那么到底能有什么事??

    但艾尔莎没有解释,只是抓起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

    这过于超脱想象的发展,令洛墨脑袋有点转不过来,只是傻眼的注视着自己的手。

    但没有一会儿他便回过神,不紧不慢的把手抽了回来,瞥了眼自己先前仿佛陷入梦境的右手,才无语道:

    “我承认手感很好,但如果你想用身体引诱我?不好意思,我可没有单纯到摸一下胸就会忘乎所以。”

    “这不是你期待的?”

    “我期待?这确实没有错,但正常男人都会期待,可我不喜欢被动。”

    下意识瞥了眼艾尔莎那傲视群芳的胸口,洛墨不经意回忆起先前的触觉,却又摇了摇头将那回忆从脑海里排出。

    而他这完全不记得自己的样子,却让艾尔莎第一次露出不悦的表情,玩弄着发尾问:

    “我的黑发,应该不常见才是,都给了这么多提示,你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吗?”

    “不常见的东西多了,没有冲击性的事件,单凭发色让我记住就是强人所难了,到底什么情况直接说吧。”

    “那你还记得八年前的冬天,最冷的一天吗?”

    “八年前冬天?虽然我记不清是哪个冬天,但要说我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冷冬天我倒是”

    话说道一半,回忆起那在北方圣王国时令他印象深刻的寒冬中,自己曾经帮过一名黑发的少女然后自己被冻的半死。

    这令他不自觉站了起来,仔细盯着身旁明白他回忆起她,而浮现出灿烂、妖娆笑容的黑发美人。

    “你是那个时候的小孩子?不不可能吧?那孩子瘦的和柴火一样吧?就算吹气球也不能这样吹啊!”

    尽管对那黑发少女的记忆不多,可对方瘦弱的样子却令他记忆深刻。

    一个骨瘦如柴骨感过头的少女,一个是前凸后翘丰满迷人的妖艳美人,这两者差距大到无论怎么对比都不像同一个人,洛墨甚至都完全没有办法往这方面想过。

    (就算后来营养变好了,这也太夸张了吧?)洛墨头脑风暴的怀疑对方在诓骗自己,艾尔莎似乎也理解他的想法,舔了舔丰润的唇瓣,雍容华贵地微笑道:

    “人类或许初期营养不良,后续再怎么补充都无济于事,可我不是人类,这大概也算种族天赋的一种,只要营养好就能成长成该有的样子,那个时候你明明说了要用金币来摸我的呢,现在都不要钱为什么不要了?难道你喜欢贫瘠的不喜欢大的?”

    “大的肯定比小的好,当然小的也有小的好,但现在问题的重点不在这里,正常来说我喜欢自己主动。”

    “主动?可以哟?来吧~”

    艾尔莎以指尖抵着唇瓣想了想,随即带着妖娆的笑容张开双手,仿佛索求拥抱一般展露引人犯罪的伟岸胸怀。

    “我说你为什么只被救了一次就这么执着于我?还变成这么奇怪?如果能表现的正常一点,这到嘴的肉我说不定就吃了,但你这”

    ——嘭!!

    洛墨的话还没有说完,剧烈的狂风直接将大门轰碎,海量的碎片与木屑朝着随着狂风涌入室内。

    因为床并不对着门口不会被狂风波及,洛墨就这么坐在床边根本没有起身的打算,只是从这登场方式判断,明白来人是谁的他突然感觉有点痛。

    倒是艾尔莎瞬间站起身来,从衣服下取出了弯刀挡在洛墨前面,警惕的望着大门的方向眯起眼睛带着残酷的杀意,凝视那破门而入之人。

    “你们谈得很开心啊,加拉姆一个怎么样?”

    伴随着宛如北极寒风的话语,大门处的粉尘转眼被疾风吹散,而面无表情的少女也就这么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