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犬马 > 正文 第235章 驹

正文 第235章 驹

    即便不是全部,也一定包含了这方面的原因,否则他也不会想到让她考虑舅妈和表哥,必然是他自己有过类似的思维。

    但陆闯没有正面承认:“如果这种想法,能让你放弃亲手报仇的念头,那你可以这样认为。”

    乔以笙才不管他前半句的内容,她的耳朵只听得进最后半句。

    “你就是怕连累我,”乔以笙两眼通红,踮起脚捧住他的脸,“你就是怕我有危险。”

    电灯折射进他眸底的光线衬得他那双眼珠如黑曜石般。

    陆闯低头迎见她的眼睛漾柔软的水波。他拉开她的手,按她在床边坐下,不让她继续站着:“那你就是愿意放弃亲手报仇。”

    乔以笙则往前倾身,紧紧搂住他的腰,高高仰脸:“你没发现你的话前后矛盾?你一边让我放一百二十个心,向我传递你非常有自信非常有把握能毁掉陆家,一边却怕牵连我。你既然满口肯定能连我父母的仇一起帮我报了,不是应该什么都不怕吗?”

    陆闯张了张嘴,不知似要反驳还是解释。

    乔以笙权当他想狡辩,抢先道:“不是只有你怕,我也怕。怕你有危险,怕你孑然一身。”

    她侧过头,将脸贴在他的腹间:“小马,不要再推开我。让我陪着你吧。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我怎么忍心看你孤孤单单……”

    安静须臾,陆闯只再一次问:“你要不要放弃亲手报仇?”

    乔以笙以谈判的口吻反问:“你能不能不要再推开我?”

    陆闯没回答。

    比起不同意,乔以笙更倾向于,他现在可能无法立马做出决定,还需要仔细地考虑。

    乔以笙便给他考虑的时间。因为她自己也没考虑清楚。

    她只能承认,舅妈和表哥,确实令她原本坚定不移的念头产生动摇……

    视线落向那个陈旧的纸箱,她询问:“你看过里面的东西没?”

    在此时此刻姿势之下,陆闯难以对她遮掩他身体一瞬间的僵硬。

    通过他的反应,乔以笙猜测:“……没有是吗?”

    没有的话,从她和舅妈离开到她下楼来找他的这段时间里,他在干什么?会不会只是盯着这箱东西干坐着发呆?

    “我先替你看?”乔以笙提出,仰头征询他的同意。

    逆着头顶的光,陆闯的表情晦暗不明。

    乔以笙当他的沉默为默许,尝试性走向纸箱。

    陆闯并未制止她。

    乔以笙确认他内心是矛盾的,感同身受他那种想看但不敢看的心理。

    纸箱虽然是被戴非与的民宿用品压在最底下的,但在被压之下积了些陈年的灰上面。

    箱子口原先也是贴了透明胶带封住的,可随着时间的久远和灰尘的侵袭,透明胶带自动脱离了纸箱,并没有粘住,撕都不用撕。

    乔以笙打开纸箱,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锅碗瓢盘。

    她转头看一眼陆闯。

    陆闯的视线不在这边,悄无声息地走去窗边,打开了窗户,刚刚咔哒一声打开打火机,点燃他那根叼在嘴里已久的香烟。

    转回头,乔以笙一件件地拣出锅碗瓢盘放到地面,拣的过程中也一件件地仔细端详。

    有个很小的牛奶锅——乔以笙用陆闯可以听见的音量笑说:“原来小马哥哥也是要喝牛奶的。你小时候那么能打架、现在又长这么高,柳阿姨给你煮的牛奶一定功不可没。”

    “……”陆闯没给反应,保持着背对她的抽烟姿势。

    乔以笙取出两只成套的碗,一只大碗一只小碗,小碗上竟然还有一匹小马:“你给圈儿买的小狗杯,肯定就是受小时候你的小马碗的影响吧?”

    而且这小马的线条歪歪扭扭的,和碗本身似乎不配适……?乔以笙进一步猜测:“碗上的小马是不是你自己画的?你小时候的画工不怎样啊,怎么还有脸吐槽我的名字是两颗鸭蛋?”

    陆闯自然还是悄无声息。

    两双和两把汤勺也在,同样是一副大人一副小孩。

    而装着上述物品的是最大的一口汤锅。乔以笙有理由相信:“柳阿姨从前包的饺子,就是放在这个锅里煮的?我和你就是守在这口锅边上捞茴香馅饺子吃的?”

    陆闯安安静静。

    乔以笙往箱子底瞅。

    垫在最下面的是被褥和枕头,应该没其他东西。

    在这之上的物件特别零碎。

    譬如有只小花瓶、有面镜子、有把梳子诸如此类。

    完全可以想象,匆忙之间柳阿姨只来得及带走比较要紧的东西,这些琐碎的生活用品,等换到新住处还能买新的。

    唯一可能遗漏的看起来比较特别的只有那只小马碗吧。

    带着小马碗,乔以笙走向陆闯,驻足他的身后,从他的后背抱住他的同时,伸到他面前的手向他展示小马碗,笑着说:“喂,明天我舅妈包饺子,你就用它来吃吧。”

    陆闯:“……”

    乔以笙能看见他低头看碗了,但看不见他此时此刻的具体表情。

    他该死的自尊心恐怕也不希望她看见他的表情。

    乔以笙的手抓着碗轻轻晃了晃:“你不会在想,这么可爱的碗,有毁你现在高大威武的大少爷形象吧?”

    她欠欠地戏谑:“唔……你想得没错,确实毁你形象。”

    由于窗外有风往里吹,带了他正在抽的不知道第几根烟的烟气,冷不防呛了乔以笙满口,话尾音未落她便咳了咳。

    陆闯揿灭烟头,转过身来,开口便是数落:“这次是你自己上赶着来闻二手烟的。”

    乔以笙止住咳之后也数落:“麻烦你少抽点,抽多了影响接吻的体验感。”

    说起来她倒是挺佩服陆闯,没记错的话大学就见过他抽烟,他的烟龄挺长的,可他牙齿不见黄,嘴巴也不臭。

    其他烟民或许该向陆闯学学,是否有保持干干净净的秘诀。

    碎发在陆闯的额前投落阴影,他的身形仿佛融入窗外的夜色之中。

    目光迅速从仍旧被她抓在手里的小马碗上掠过,转而紧紧地落在她的脸上:“影响怎样的体验感?”

    久违的充满兴味的语气,他的表情也是久违的玩世不恭,斜勾起一侧的嘴角挑出轻佻的弧度。

    乔以笙说:“你再吻一吻,我告诉你。”

    陆闯遂她的意,俯下身,扣住她的后脑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