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穿成肉文里的假千金 > 正文 分卷阅读155

正文 分卷阅读155

  这是什么意思?

    她怀孕了,谢东树也没打算放过她吗。苏蘅想到原著中的怀孕paly,脸色煞白。

    谢东树的马车就在附近。他把苏衡放在马车上,手碰了碰肚子,神情有种奇怪的温柔。

    母性本能发作,苏蘅小兽般拂开谢东树的手,“别碰我。”

    谢东树不以为忤。笑了笑,上车。

    背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大声喝斥,“谢、东、树!”

    是李敬的声音。

    谢东树和苏衡双双望去,李敬穿着团紫色的直裰,手里举着一把大弓正拔箭对着谢东树。

    他身边还有数十个弓箭手,蓄势待发。李敬神情凄楚浑不在乎一切,他冷冷的看着谢东树。背景后面远远的一个身影,苏清哲闲庭信步的缓缓靠近。

    李敬冷笑一声,问谢东树:“你以为你今天走得了吗!?”

    凶手走到了他儿子的坟前,还想大摇大摆的离开,想得美!?

    李敬开弓就要射箭,苏清哲及时在背后出声:“等等。”

    李敬有所顾忌,停弓回头。“今日你通知我一事,这恩情我记下了。苏蘅我不会再惦记,你还想如何?”

    苏清哲下巴扬了扬,指了指对面的苏蘅。“我妻子还在对面呢。”他悠然的走到谢东树马车前,手指晃动指了指旁边,马夫低头片刻下了车。

    苏清哲马夫般的坐在车头,回头对苏蘅说:“坐好了。”

    苏蘅看着这剑拔弩张的场面,仿徨的坐进车内。

    谢东树站在一旁,他淡淡的说:“你以为你叫来李敬有什么用吗。”他笑着对李敬说:“动了我,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冷声破空的长箭,准确无误的扎入谢东树胸口。

    李敬无征兆的放了箭,他表情痛苦。“你以为我还有以后吗。”

    李江林是他唯一的儿子。

    这些年李敬亏空了身子,已经不能再生了。

    谢东树痛苦的倒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扎到了大动脉。他胸前迅速有大片的血迹涌出,殷红的触目惊心。他深深看了眼苏蘅。

    苏清哲驾着马车退了两步。眼睁睁平静的看着谢东树倒下。苏清哲淡然地说:“老师,你太自负了。”

    自负到以为抢了他的苏蘅没有任何代价。自负到以为杀了别人儿子,李敬还会顾忌他的权势。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苏清哲从知道谢东树打算的那一刻起,就为谢东树准备好了孝衣。他对谢东树说:“老师,安息吧。学生会为你披麻戴孝的。”

    苏清哲从怀里掏出一把白色纸钱,从马车上撒下去。飞扬的圆形铜钱纸钱落在谢东树沾血的胸口上,谢东树连连咳血。他半撑着身体说:“难不成你以为这样就会杀死我吗。”

    “不会。”

    苏清哲莞尔一笑:“我怎么会大不敬诛杀自己的老师呢。”他抬头看了眼,对面虎视眈眈的李敬:“会有人看着你死,看着你流干最后一滴血。”

    一箭未必致命。

    若是及时送回府抢救就未必不能救回来。

    但苏清哲确定,会有人让谢东树不被得到诊治的。他会静静的躺在这里,等死。

    “驾!”苏清哲驾着马车离开。

    苏清哲不再管这里的一切。

    马车里的苏蘅怔怔的,脑子里先是乱乱的。她掀开车帘回头去看。

    李敬如凶神一般站在原地,手里的弓箭没有放下。阎王般看着地上的谢东树,静静微笑。

    柳絮如雪,‘雪地’里死去的谢东树伏在地上,不知为何,苏蘅有些难受。她抬眼眨了眨快要掉下来的泪水。挽住苏清哲的臂弯,轻轻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马车摇摇晃晃,朝崭新的府邸走去。

    ——现在,故事彻底和原著不一样了。

    END。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