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怎么变成河道蟹了?! > 正文 第1978章厚礼蟹!(8K)

正文 第1978章厚礼蟹!(8K)

    第1978章厚礼蟹!(8K)
    在戒指的风波过后,按照计划,佯攻迅速开始了。于镇海的安排之下,位于南北方的埃吉尔和能代,各自率领虚空军团、海枪兽以及叛变……啊不是,洗脑……不是,是良鱼择泥而窝的融子厨魔修们,再加上苍寰王,向着整个雾界的中心区域发起了猛攻。
    如埃吉尔所言,这次攻击并非是纯粹的佯攻,而是为了吸引塔利皇注意力,逼迫其正面防御而进行的逼迫式攻击,如果情况需要,佯攻随时都可以转化为真正的总攻,以现在莫岚一方的总战力,在摘掉塔利皇之后,要碾压其余的魔族残部是轻而易举之事。
    为了提高真实性,镇海甚至使用【画梦幽】能力,绘制了莫岚的虚像,让他负责【率领】西方的进攻部队,提高进攻的可信程度,与此同时,由莫岚、苏采、亚子、镇海、恶毒和清流组成的真正行动部队,则同时从临时港口出发,全速赶往塔利皇精心掩藏的颌尊墓挖掘区。
    在出发的同时,尼多桑则留在港口里,全力推进解毒血清的进展,只等莫岚等人占领挖掘区,折返过来设法寻找合道期感染者带回,血清就能批量生产,届时,雾界的所有被感染、失去神智的仙军海修就能重见天日,届时,哪怕尤洛丝苏醒,其将面对的也是铺天盖地的数量压制,形势自然逆转,万事胜券在握了。
    不仅如此,就在出发后大概十分钟左右,前线便传来捷报,【塔利皇】已经出现在了魔修防线的中后方,正在使用术法强化魔族防御,但许是因为魔族剩余战力确实拉胯,即使有术法强化,一切依旧显得极其脆弱,约莫再过一段时间,塔利皇才会正式接战,而在那时候,一切早就结束了。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自最初的艰难求存,中期的发育之后,莫岚一方,总算是在这雾界当中,迎来了彻底的绝对优势,对这次行动,每个人都是信心十足,已经在思考拿下挖掘地点,击杀塔利皇之后的事宜了。
    唯一一个问题,在莫岚身上。
    ……向着挖掘地点飞行的过程中,莫岚始终感觉如芒在背。
    【如】这个字不是很准确,莫岚其实很清楚那种感觉是什么——那是亚子和镇海的目光
    飞行过程中,镇海和亚子分别位于队伍的左右两侧,静静地望着莫岚的背影,眼神中自然是爱意和关切,而不知为何,时不时地,二人似乎还要彼此对视一眼,眼中便是心照不宣,开诚布公的战意,而转过头去时,又要向着莫岚身侧的虚空中看上一眼,仿佛那一眼看过去,就能看见被莫岚藏在背包最深处的【誓约烙印之戒.(+1)·魅引强化】。
    很显然,苏姐姐的阴招的确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如今,两位美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这戒指的归属之上,想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围绕这枚戒指,便会有一番龙争虎斗,修罗血战了。
    “噗……”
    看着三人形成的等腰三角形,摩托车上的苏采憋笑瘪得很辛苦,自动无视了莫岚那仿佛要将他蛋塞进嘴里的悲愤目光。
    坑兄弟,自然是好玩的。“你在笑什么呀?”
    一旁坐在摩托车车斗里不明真相的恶毒天真道。“我在笑万事皆有报。”
    “真是复杂啊。”
    清流坐在另一侧车斗里望着这一幕,不敢说话。就在这样僵硬的,如同外出郊游一般的诡异氛围中,众人很快便在战火的掩护下,全速抵达了清流描述的颌尊墓挖掘区。
    ……然而,当抵达这里的瞬间,所有人,方才感觉到一种诡异。
    和这个区域的重要程度相比,挖掘区的海面显得平静异常,其下方的确能侦测到一个大型的溶洞结构,但至少从表面上看,这里没有任何的安保措施,更没有哪怕一个魔修的痕迹。
    “连安保的人手都没有了么?”苏采眯着眼,问道:
    “直接冲下去?”
    “莫急,待我查探一番。”
    镇海轻声道,同时便抬起双手,将数枚水上机自掌心间弹出,落入溶洞深处,开始探查,约莫一分多钟后,镇海的眼神,方才忽然变得微妙起来。
    “……什么都没有。”
    “下面也没有看守?”“不。”
    镇海眯着眼道:
    “自己看吧,指挥官,不仅没有任何魔修,这里甚至没有任何的挖掘、探索痕迹,只不过是一个单纯的,普通的溶洞而——”
    ——铮!
    就在这一瞬间,海面,沸腾了。
    海面之上,足以覆盖千米范围的,猩红的禁制法阵自海面上燃起,无数的锁链突兀弹出,将毫无反抗之力的莫岚等人束缚在了原地,深红锁链当中泛着恐怖的灵力流,就仿佛是要将天地间所有的灵力都用于加固这锁链一般,把莫岚众人死死束缚,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周遭的海平面上,一层又一层,色泽各异,不尽相同的法阵从四面八方奔涌而出,化作无数的暴虐灵力尖锥,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形成了一片密不透风,逃无可逃的死亡之牢,无数尖锥瞄准中间的莫岚众人,开始蓄
    势,随时准备同时弹射而下,将众人击穿。
    见状,莫岚轻叹一声,头疼道:
    “看来这地方挖的不是颌尊墓,是哥几个的大合葬了嗷。”
    毫无疑问,一个陷阱。
    在这陷阱当中,情绪最为激动的,是【清流】。茫然和恐惧让她说不出话来,被锁链束缚,难以动弹的感觉,仿佛将她重新丢回到了那绝望的深渊,虽然很快,清流就反应过来不需要挣扎,但比这锁链更折磨人的,是内心的负罪感。
    ……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亲耳听见的!罗斯塔先生帮了我,我听见了它们的沟通,就是这里才对,应该就是的啊……我记得清清楚楚,虽然其他部分都因为挣脱束缚后的头疼有些不清晰,但,但唯独这一份记忆,我记得最清楚,最清楚了!?!?!
    “我……”
    “没事儿,清流,这肯定不是你的问题。”
    清流想开口说些什么,莫岚却语气平静地摇了摇头,对她笑了笑,示意她无需自责。
    “……刚刚埃吉尔传来消息,前线的【塔利皇】消失了,是幻影。”
    被锁链死死束缚当中,镇海的语气却依旧平静。“察觉到了么,指挥官?”
    “当然。没想到模因技能中这么多次了,还能阴沟里翻船,我还是欠练。”
    莫岚轻叹口气,想要耸一耸肩,却因为锁链束缚而难以做到。
    “不是,别谜语人行么?”苏姐姐啧道:
    “解释一下,什么情况?”
    “模因攻击,或者说人话一点,就是精神、潜意识和认知打击。”
    莫岚平静道:
    “你现在仔细回想一下我们之前干过的事,发现了么?自从击败了恩达洛尔,将清流救回来后,我们……有点太亢奋了。”
    “公事层面上,自从侠那一战结束后,我们便感觉一切都是一路顺风顺水,没有任何阻碍,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完全没有考虑到各种各样的隐患,对局势盲目乐观,甚至于已经到了有些【狂妄】的程度,而这一切,都来自于我们那没来由的,莫名其妙的【自信】。
    于私……”
    莫岚不着痕迹地看了一下镇海和亚子,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如今看来,镇海和亚子接连开大,定然也有这一部分的原因。
    “总结下来,我们应当是遭受了类似【强化自信心】,【提升成就感】,【大幅增强执行力】的效果侵蚀,这些单独拉开来看,其实都是比较正面的效果,可结合起来,再加上当前的情况,便是让我们心态变化的毒药,而偏偏这种情绪确实难以察觉,直到这一刻翻了船,我和镇海才反应过来情况确实不对劲。
    至于我们是何时遭这个技能的,我想……多半是【清流】你被我们救回来之后,你身上无意识间散发的影响吧,多半是塔利皇或者尤洛丝给你偷摸加的,很隐蔽,也不影响你脱困,即使是隶属的项圈也会将其当成【正面效果】而忽略……哎呀,这还真有点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味儿了嗷。”
    在莫岚叹息间,周遭的无数灵力尖锥同时完成蓄力,亮起了启动的锋芒。
    “那现在怎么办?”
    苏采问道:
    “这些锥子好像要戳下来了。”
    “那没办法,就团灭呗,下辈子注意一点。”莫岚瘪了瘪嘴c
    “也是。”
    苏采也叹口气,无奈道:“那就团灭吧。”
    伴随这句话,下一刻,所有的灵力尖锥,向着正中央被死死束缚,连一个技能都放不出来的莫岚众人,激刺而下!
    噗嗤——
    一连串的刺击过后,莫岚小队的每一个人身上,都插满了还在向内钻击的灵力尖锥,尖锥洞穿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全部要害,剥夺了一切生还的可能,毫无疑问的,所有成员的生命体征都在这一刻停止,从那狰狞的伤口中…………大量的墨水,向下潺潺流出。
    接着,所有人的身影,都消散作一滩滩溅落的墨水,落入了海中。
    数千米开外,镇海同时操控这么多【画梦幽】的极限距离处,众人纷纷睁开眼,从控制状态中脱离出来,早有准备的镇海只是微微咳出几口鲜血,紧接着,清流连忙弹出水流,沁入镇海体内,为她修复伤势。
    “幸好,我这位军师有顺风不浪的好习惯。”
    望着彻底白瞎的禁制法阵和杀戮法阵的方向,莫岚耸了耸肩。
    “溜了溜了,等一会儿我们再——”
    话音未落,一道赤红色的雷光,已从极远处飞掠至众人面前。
    尚未等众人看清那身影,他便已向四面八方散出万千雷霆,激涌的雷光将方圆数千米笼罩,化为了一片巨大的雷霆监牢,再一次将莫岚队伍围困其中。
    “-怎么,就这么名从把大职中一
    雷光正中央,熟悉,语气却截然不同的少年音混着雷
    鸣落下。
    莫岚抬起头,看向那逐渐清晰的身影。
    那是【松月琦】,但和之前雄小鬼伪娘娼年一般的和服造型截然不同的是,此刻的松月琦干脆直接不穿了,他的身躯如今完全由纯粹的,血红色的雷光铸成,只有上半身凝聚出不断闪烁的人形,下半身则已化为纯粹的能量体,过审非常方便,让莫岚想起了星际争霸中的星灵执政官
    除开身体的变化外,他身上的气质已截然不同,曾经娇俏、烦人的小屁孩男宠气质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竟是一副脾睨天下,俯瞰众生的漠然,这种感觉还并非中二,反倒像是真正长年累月身居高位,望众生如蝼蚁之人所展现的、真正的王者之气。
    “卧槽,苏姐姐,你那枪还有人格排泄和人格注入的效果的?这都人格重塑了!”
    “爬!这显然是觉醒前世记忆啥的了好嘛!”望向下方的插科打诨,松月琦并没有说话,而是平静地笑了笑,看向身侧。
    同一时间,【传送法阵】的光芒,莫岚等人栖身的岛屿两侧亮起,瞬息间,天色为之一暗,迷雾当中,两个庞然巨影,自法阵中浮现而出俯视渺小岛屿上的众生。
    左侧,是一面通天彻地,断绝一切生路的,漆黑的高墙,墙沉默,却隐隐约约可看见无数蠕动,将视野缩放,方可看清,那黑墙之上,是数可以数十亿计的,庞大至极的【沙丁鱼群】,鱼群之上,畸变的血肉彼此粘连,如同无数双交握的手,在墙体上鼓起、缩下。
    人族幸存合道期修士,【人灵皇】。
    右侧,是一只巨大至极,右钳几乎已超过剩余整个身躯大小,在雾中若隐若现,如摩天大楼屹立的巨虾,周遭的灵力如同被黑洞包裹一般,汇聚到了他那巨钳当中,似乎天地间的全部水分,都在逐渐渗入那钳中央的空穴中,凝结成一颗蕴藏着无穷灵力的水球,蓄势待发。
    妖族幸存合道期修士,【绝枪皇】。
    而紧接着,在松月琦的身侧,【塔利皇】静静穿过血雷的包围网,自远方飞掠而来,两道流光自他体内延伸,链接向绝枪皇和人灵皇,如同亚子的傀儡蛛,控制着它们的身躯,静静将莫岚众人所有的逃生路线,彻底包围。
    除却不知所踪的【谢悲】以外,雾界至今为止,确认存活的全部合道期修士,全部在此,莫岚等人,将面对三位【四阶高级】,一位疑似实力大进,最低为四阶中级的【松月琦】的围攻,而此刻,莫岚一方,仅有莫岚和亚子,四阶中级的苏采,元婴期的恶毒和镇海,以及辅助清流
    实力对比,如同天平的一侧是几块砝码,另一侧落下了江西人的人均预期彩礼一般,毫无对比的资格。
    “…看来,这局做得比想象中用心啊。”
    莫岚摊了摊手。
    “镇海,下次记得让这一层也变成画梦幽,多套几层嗷。”
    “我会尽力。”“无需多想,墨澜。”
    塔利皇森冷的声音自天际传来:
    “只需一次命中,我自可溯源寻得尔等施法起始之地,哪怕再套一千层,找到的,也一定会是你们的本体,禁制法阵不过是方案甲罢了,如今的方案乙,尔等又如何接得住呢?”
    “我就不问你是怎么控制这些合道期修仙者了,你这缝合怪啥都会一点倒也正常,我很好奇的,是另一件事。
    莫岚轻轻拍了拍一旁颤抖自责的清流的脑袋,以示安抚:
    “你们是用什么手段,让这孩子成为你们计划的一部分的?”
    “这个问题,你便可自己去问问她。”塔利皇冷声道:
    “【清流】圣选塔,那一切,你记得还清楚么?”“…我记得是这样的才对啊?”
    清流茫然地捂着自己的头,语气焦急茫然:
    “我记得的!哪怕其他东西都记不清了,但我记得,就只有那一段颌尊墓所在地的记忆是最清晰的!最重要的!我记得每一个细节,它随时都能在我眼前回放,就像是,就像是电影一样,太真实,真实、实得就像……”
    在这一刻,清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茫然地抬起了头
    “.…就像是刚刚才放进来的一样。”
    不久之前,中央高塔之内,当时仍然存活的【恩达洛尔】,曾经和塔利皇开过一个小会。(1939章)
    “除此以外,关于圣选塔,我还有一件事必须先告知你,以防我之后阵亡,你无法利用这个情报。”
    恩达洛尔道:
    “在我们的圣选塔里,还有一个暗子,就是【清流】
    按照主母的推测,【巨蟹座】是一个极富同情心,会尽全力拯救能救援的目标,且执行力极高的人,在之后的战斗中,他很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成功救出清流,将她从我们的阵容内夺取走,而在此之前,那个巨蟹座的异时空自爆同位体曾经炸碎过主母的部分记忆,使得她遗忘了自己重要的【IMBA】技能,但与此同时,她也因此有了灵感——
    ——既然记忆如此重要,那为何,不反过来利用它呢
    以此为基准,主母查了一下自己的物品储备,找到了利用之法。
    在她的脑海内,我们植入了一段【记忆修改装置】,这个装置,可以潜移默化地,按照我们的目的,为其植入
    虚假的记忆,以此来误导救出她后的巨蟹座队伍,而在修改完毕后,装置会自毁,应当不会被莫岚等人察觉到,如今,我建议添加关于【颌尊墓】挖掘地点的记忆,以此来设置埋伏,误导莫岚等人。
    “如此这般,倒是好招。”塔利皇同意道:
    “但问题在于,我很担心,以莫岚和他身边的【镇海】的智慧,很可能会觉得一切太过顺利,从而投鼠忌器。
    “这便不是问题,我修行数百种术法,却有一种【鼓心咒】可用,此法可在她体内植入一阵激昂之力,让其周遭人等激发雄心壮志,瞭望未来,感觉无物不可战胜,万事都可付诸行动。”
    “既然如此,一切就拜托您了。”
    “除此以外,我也有临时控制合道期修士的手段,给我足够的时间,我能建立起一个绝对能困死它们的陷阱。
    塔利皇自信道:
    “便让我占卜一番,此役吉凶。”
    话音一落,塔利皇面前,便已然浮现出一道水镜,阵阵水光激瀚间,其上已浮现一串恩达洛尔看不懂的文字。
    “上面写的什么?”
    恩达洛尔问。“写的是——”
    塔利皇冷笑一声,道:
    “—【中吉】。”——
    “修改记忆是吧,连招打得不错。”
    看清流这般模样,莫岚便理解了一切,拍了拍手:“非常好陷阱,爱来自逐星者,英雄联盟。”“看来,尔等是已经放弃了?”
    塔利皇语气有些犹豫,似乎不确定莫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啊,那倒没有,刚刚是在拖时间想想怎么破局,现在想出来了。”
    “在这三合道,一位赤霆之主压制之下,尔等还想有【破局】的可能?”
    塔利皇声音寒冷如刀,却似有几分拿不准的怒意。“你可能觉得自己这个陷阱设置的天衣无缝,我觉得是还行吧,但还没到那么绝望的地步。”
    莫岚耸了耸肩,从怀中拿出了一样东西,大红色长条狰狞物体从他裤裆笔直挺立,然后落在地上摊开,正是【室内钓鱼池(+2)】。
    “况且啊,我呢,还有必须要给你点教训的理由。”一边组装钓竿,莫岚一边道。
    “什么理由?”
    “你知道,你这个他妈的【鼓心咒】给老子带来多少问题么?”
    “当然,否则你便不会……”
    “.……你知道个鸡掰!”
    莫岚握紧钓竿,语气悲愤:
    “你这一波埋伏就埋伏嘛,他妈的,搞得把老子架在火上烤啊!?!?!?”
    闻言,一旁的苏采憋笑,镇海轻笑,亚子红着脸移开了视线。
    “所以呢……”
    莫岚继续说着,将【室内钓鱼池】的目标选项,调节为【蟹类】,一个在这雾界,只有一只存在的族类。
    紧接着,他从怀中,拿出了一个上面写着【不要按】三个大字的按钮。
    见状,松月琦想要摧毁按钮,但塔利皇厉声制止,只觉那按钮上有无穷危险。
    他的直觉是正确的,因为那是【超速效遇险按钮】,效果为按下后,立刻遭遇一次客观情况下的,和按下者当前行动逻辑相符的【危机】。
    莫岚毫不犹豫,抬起杆子,向那带着血色的水中一抛
    “……我他妈的便要让你们也喝一壶狠的啊!?!!?!
    在抛竿的瞬间,莫岚,按下了【超速效遇险按钮】!
    按钮在被按下的一瞬间,发出了【他妈的叫你不要按你还按,看我弄不死你】的东北口音怒骂,一阵腥红的光芒,笼罩了莫岚的身躯,而下一刻,莫岚的钓竿,沉了下去。
    ……咬钩了。
    在这一刻,塔利皇和松月琦,忽然感觉到一股极为强烈的恐惧。
    莫岚按下这个按钮时,在【钓螃蟹】。
    而在雾界中,正好,便有一个此刻钓上来极为【危险】的,唯一指定的【螃蟹】。
    伴随钓竿的迅速下沉,莫岚怒喝一声,双手肌肉紧绷,带着经过数次强化后的猛力与钓鱼池的辅助,怒喝着,将手中的钓竿,向上猛地一抬!?!?!
    “出来吧!厚礼蟹!?!?!?!?!?”
    爆喝声中,室内钓鱼池全速扩大,在一瞬间,几乎周遭数百米半径占据,一个庞大的阴影,伴随那颤抖的丝线,向着空中,爆涌而出!?!?!
    瞬息间,天色再暗。
    在莫岚的头顶,一个巨大的,体积难以想象的庞然大物,在塔利皇惊恐茫然的目光中,飞射,从天际缓缓落下,砸在地面之上,碾碎岛屿,震荡出百米惊涛。
    那是一只巨大至极的【蟹】。
    从品种上看,那似乎是一只【寄居蟹】,其拥有足足九个用血肉链接,在周遭挥舞的,体积恐怖的巨钳,钳子的深处生
    长着蠕动的眼球,向着周遭勘探,而在那些蟹钳的根部,巨大至极,通体橙红色,如同血与金交接的巨大躯壳屹立于大地之上,蟹的眼柄处只剩下折断的痕迹,但其体表已滋长带着触手,不断爬行的眼球,蔓延躯壳的血丝如同藤蔓,在其体表翻腾,似狂躁的活体血色丛林。
    而在这巨蟹的身后,它所寄居的【家园】,是一艘大到难以想象的巨轮,巨轮的金属外壳支离破碎,中间由无数血肉链接,以此让船只的体积扩大不知多少倍,最大的一块碎片之上,【安布雷拉公司】的保护伞标记被血肉糊住,依稀可见。
    巨蟹的身体便是从巨轮下方巨大的破洞中延伸,无数的血丝也是从那洞口蔓延而出,贴在它身躯之上,如同无数的丝线,控制着这一尊癫狂的提线木偶。
    【祸妖】,【谢悲】,打开【祸舟】,将凄毒蔓延至浩瀚界,犯下滔天大罪,最终与祸舟融为一体的合道期修士,它的灵魂似已磨灭,只是在那病毒血肉巨轮的操控之下,在海底茫然徘徊,成为病毒蔓延滋养的温床,它逃离了吞宇皇的囚笼,在深渊漫步,并在这一刻,作为最危险的存在,被莫岚,直接钓出!
    而在落地的瞬间,谢悲已然抬起了它的蟹钳,向着莫岚等人,轰砸而下!
    “可笑!”
    看到这一幕,塔利皇松了口气般大笑道:
    “尔等以为【祸妖】会帮你?这只是一只没了脑子的蠢货!它要做的,是将周遭所有生灵杀尽,化作那祸舟凄毒扩散的温床!我等便不用战这一场,先等祸妖将你们杀个七七八八,再坐享其成便是!”
    “哦,是么?”
    莫岚看着那落下的蟹钳,微笑道:“吃了那么多瘪,你还是不了解…………你的敌人,是个什么水准么?”
    正当塔利皇惊疑不定间,莫岚已经主动飞入空中,避开这一击后,在所有人注视之下,向着那谢悲背后的祸舟,俯冲而去!
    ……是要抢先击杀真正的本体么?可笑,强如祸妖,怎可没有点防御——啊?
    塔利皇心路历程未半而中道崩殂,茫然地望着莫岚俯冲至祸舟之前,在镇海和亚子瞬间一片空白的眼神中,从怀中,掏出了一枚泛着淡粉色光芒的,通体晶莹的———【誓约烙印之戒(+1)?魅引强化】。
    莫岚在半空中,虚空一跪,高举戒指,怒喝道:“舟舟宝贝,请你嫁给我吧!?!?!!?!?”
    前面的间帖已经有兄弟猜出来了,只能说看到八百万字的书友,灵魂已经变得和我一样浑浊了,这便喜人得很,桀桀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