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人在型月,未婚妻两仪式 > 魔法使之夜 003:我的未婚妻原来有病?

魔法使之夜 003:我的未婚妻原来有病?

    “嗯,赢了。”

    两仪凑点了点头,踏入了房间,正坐在女孩的身旁,朝着庭院好奇的张望了一眼。

    “外面有什么东西吗,式?”

    “不,什么也没有,只是在打发时间而已。”

    女孩摇了摇头,小小的脸庞上带着一丝不满,视线看向了和室的天花板。

    “毕竟这个月又输了呢”

    “没关系,式的话很快也能打败父亲大人的。”

    “呵,这算是未来的剑圣大人的肯定吗?”

    说出了寻常绝不可能会说的俏皮话,两仪“式”勾起嘴角,恶作剧般靠上前去揉乱了男孩刚刚才梳理好的头发,举手投足之间完全看不出像是个女孩。

    尽管对对方这异常的举动感到奇怪,但两仪凑从始至终就没有挪动,只是看着女孩眨了眨眼。

    “我说你啊,明明是‘神童’,但也太乖了点吧。”

    无奈的叹了口气,女孩走到了男孩的身后,顺手解开了对方的发带,慢慢用手梳理着那被她弄乱的黑发。

    “为什么不反抗一下呢?”

    “为什么要反抗?”

    “”

    这种像是身心都放开了的信任让她手中的动作顿了一下,这时仿佛是从心底的某处浮现出了某种焦躁,两仪“式”皱了皱眉,但马上表情又变回了原先那副轻松的模样。

    “你还真是无趣呢,凑。”

    “那对式来说,什么才是有趣呢?”

    两仪凑的眼中带着不解,他老实的坐在原地,能清楚的感觉到划过自己头发的那双小手的触感,整个人变得十分的放松。

    “什么才算有趣吗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有些任性的回答着问题,女孩轻轻理着一小簇发丝,沉默了一会后忽然开口道。

    “或许,我要是生为男性的话,可能就不会觉得那么无趣了吧。”

    “式想要成为男生吗?”

    听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两仪凑愣了一下,不免向后仰起了头,看向了身后那张似乎带着某种无奈的小脸,而女孩也适时的停下了打理,垂头看着男孩的双眼。

    “啊,想要呢”

    “为什么?”

    “因为那样子,也许就能更加‘自由’一点了吧。”

    自由?

    两仪凑眨了眨眼,纯粹拥有着知识的他,并无法从感性的层面来体会这句话,脸上不由得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而女孩见状,不禁低笑了一声,扶正了男孩的头,重新替对方扎了一个小马尾。

    不过当她后退一步,看向男孩的脑后时,有些惊讶的说道。

    “啊,好像扎歪了呢”

    然而,那语气之中却夹带着一丝故意的偷笑。

    两仪凑转过头看着女孩,下意识伸手摸了摸那有些歪斜的小马尾,眼中带着困惑,但随即又是放下了手。

    似乎,并不打算再次解开。

    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两仪凑再次解除了弹幕的屏蔽,准备开始例行的刀具保养修行。

    【虽然我知道刚刚只是小孩子间的普通互动,可是为什么我忽然想恰柠檬了呢?】

    【淡定,人家是未婚夫妻的关系,这样子很正呜呜呜,好吧,我承认我也酸了。】

    【话说,Cu炼Cu这合法吗?】

    【合不合法我不知道,我只劝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大胆的想法。】

    【不过,式姐刚才那种状态,应该不是式(Shiki),而是织(Shiki)吧?】

    织?

    停下了将刀具从布袋中拿出的动作,两仪凑看着弹幕上的信息,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们刚刚说的【织】是谁?”

    哪知,问题一脱口,弹幕又出现了一瞬间的空屏状态,随后这群弹幕才像是反应过来般,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

    【原来如此,这孩子还不知道式姐是多重人格这件事吗?】

    【很正常,毕竟式姐现在年纪这么小,估计也没有和其他人具体说过另一个人格的事。原作里可是在高中的时候,才和干也透露过织的事情。】

    【说起干也】

    【别问,问就是黑桐不存在的世界线,毕竟两仪家可是都有养子了呢,而且式姐也成了这孩子的未婚妻,老实吃糖就行了。】

    两仪凑没有在意其他的回答,而是盯着那个带有【多重人格】字样的弹幕,呆了一秒,愣愣的说道。

    “式,她原来生病了吗?”

    多重人格,在两仪凑所拥有的知识之中无疑是一种疾病的名称。

    想到这,男孩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也不算是生病吧总之这里面的原因挺复杂的,快来个大佬解释一下啊!】

    【来了来了。那么我就简单的说明一下好了,因为两仪家的血中有着超越者的遗传,所以每一代的孩子在出生前就有极高的概率罹患双重人格这种障碍症。】

    【由此,两仪家也通常会为孩子准备两个发音相同,但书写不同的名字,用来代表阳性与阴性的人格。】

    【式(Shiki)代表的就是阴性,而织(Shiki)代表的就是阳性,但本质上,两人还是同一个人就是了。】

    【大佬,别忘了还有【根源式】啊。】

    【要说明那位的情况的话就太麻烦了,而且现在的凑估计也没办法理解吧。】

    两仪家的遗传,式与织

    消化着这些文字的信息,两仪凑隐约有些理解了,为什么自己的那位未婚妻表现出来的性格会那样的多变。

    如果用身体之中存在着另一个人格来解释的话,也就能够想通了。

    但说实话,有关两仪家的孩子会有极高的概率患上双重人格这件事,男孩还无法完全相信,他打算稍后去询问一下自己的那位养父,看看是否属实。

    而看到两仪凑陷入了思考,这边的弹幕却又是开始讨论了起来。

    【说起来,身为两仪家的人,凑的名字为什么不会像式姐那样?因为是养子,所以不需要那么命名吗?】

    【不,还是照了习惯的。毕竟,Minato这个发音既可以写作凑,也可以写作水门啊。】

    【那照理来说,这孩子是男生,不应该叫做两仪水门吗?】

    【谁说凑就是女孩子的名字了,不知道我猛男飞鸟凑吗(滑稽)】

    【诶哟,少女领域,同道中人啊。然而我更喜欢小仓朝日(滑稽)】

    【住口,不准教坏小孩子,还不速来与我击剑!】

    看着弹幕又开始出现一些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两仪凑在心中记下了有关【织】的事,便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把取出的刀具放在了面前的榻榻米上,然后又拿出了用于保养刀具的配件。

    将这柄听说是和当初的自己一样,被遗弃在两仪家门口的刀刃拔出,两仪凑取了一张清洁纸,擦去了刀身上原先的保养油,随后拿起沾了粉末的粉球,细心的敲打着刀条。

    只是这时,那些闪过的弹幕中,又有几条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话说回来,虽然这是我们不知道的空境的世界线,但那个老和尚估计还是想夺去式姐的身体吧?】

    【哦哦,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罪魁祸首荒耶宗莲,要不是他的话,我的雾绘和藤乃也不会,呜呜呜】

    【行了,这都还没发生呢。只要凑提前找到那个男人,然后再想办法解决掉他,就皆大欢喜了。】

    两仪凑眨了眨眼,不知道这群弹幕为什么会忽然要自己去找一个不认识的人。

    他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困惑,开口问道。

    “荒耶宗莲是谁?为什么要解决他?”

    【简而言之,不干掉那个男人的话,凑,你的老婆就没了!】

    两仪凑:∑(っ°Д°;)っ

    一下子呆愣的坐在了原地,男孩的眼中带着迷茫,好像没能反应过来。

    但相比于他的惊讶,这时的弹幕反而更加的惊愕。

    【等等,我这才注意到,凑手上拿着的这把刀是】

    【阎魔刀?真的是阎魔刀!你就是V哥转世?】

    【我的天,这究竟是什么抛瓦!】

    【这下子,就算这孩子立马用出次元斩我也不会惊讶了,希望荒耶能有个全尸吧。】

    【果然是剑圣大佬转世,伴生之物都是阎魔刀。不过,你会二段跳吗(滑稽)】

    逐渐回了神,两仪凑理解了弹幕们所说的那个叫做荒耶宗莲的男人会给自己的未婚妻带来危险,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既然手上有阎魔刀,凑又自带一堆剑术Buff,估计解决荒耶不算什么问题,难的就是,要怎么找到对方了。】

    【说得也对,但容我问一下,凑酱,如果你找到了荒耶的话,会怎么做?】

    两仪凑想了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刀,片刻后歪了歪头,带着稚气开口道。

    “砍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