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人在型月,未婚妻两仪式 > 魔法使之夜 006:这就是绯红之王的力量?

魔法使之夜 006:这就是绯红之王的力量?

    从式那里得到了礼物。

    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从织那里。

    坐在房间的榻榻米上,两仪凑看着手中的刀穗铃铛,不禁想起了白天“约会”的末尾。

    ——礼物?

    ——[是的,约会的话,好像都要送点礼物作为纪念什么的,其他人似乎都是这样说的。]

    ——那我也应该送回礼给织。织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我倒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不过回礼的话就不用了,因为我今天可是已经收到“礼物”了呢。]

    ——?

    虽然不是很明白对方那句话的含义,可在那之后返回的途中,那个像是男孩般爽朗的女孩,便又变回了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两仪式。

    所以,两仪凑也没找到时机问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只不过,礼物什么的,他还是第一次收到。

    尽管生活在两仪家若是有什么物质上的需求的话,马上便会派佣人们去解决。

    可由于这个家族骨子里似乎都流淌着淡漠般的情感,并不会像一般的家庭那般刻意的通过赠礼来增进亲子之间的感情。

    因而对这第一份意义上的礼物,男孩很是珍惜。

    他小心的将刀穗铃铛绑在了阎魔刀的刀柄末端,小小的手掌虚握着那颗悬在空中的黄铜色铃铛,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第一次“约会”,第一份礼物

    今天,确实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呢。

    ——叮铃。

    ——乒。

    凌冽的刀光划过空气,伴随着铁器的交击声,一柄刀刃侧飞了出去,在空中翻滚了几圈后,当的一声落在了道场的地板上。

    时间是11月中旬,季节已然迈入了深秋。

    【喂喂喂,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忽然就跳了一个月啊!】

    【难不成是绯红之王在作怪!】

    【什么,不要靠近我啊啊啊!】

    【大惊小怪,估计就是番剧正常的黑屏跳时间吧。】

    【那样的话,岂不是说我少看了一个月的糖,可恶!】

    【没事,来日方长,照凑和式姐这年纪,我们还有得吃呢!】

    视线之中的通透世界变回了原样,两仪凑放下了手中的刀刃,而站在他对面的中年男人此刻却是空着一双手。

    因为他的刀具,早在刚才比试的时候,就被击飞了。

    即便是现在,男人也能隐约的感觉到小臂的麻痹感,让他不禁多看了几眼面前的男孩。

    ——似乎,他的这个养子,今日的锋芒有些过盛。

    但这并不是什么坏事,相反的,他心中倒是很高兴。

    迈步走过去将地上的刀刃重新捡了起来,两仪家主看了看不知何时带有一个缺口的刀条,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的进步很明显,凑。要不了多久,恐怕我连和你对练的资格都要失去了。”

    语气之中尽是欣慰,男人对于男孩的成长感到由衷的喜悦。

    “今天的比试就到这里吧,再进行下去的话,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你可以自行安排这方面的修行。”

    能教的全都已经教了,男人没有能在技术上再给予的指导,剩下的,也就只有他自身的一些经验罢了。

    只不过,正当他准备离开道场的时候,身后男孩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父亲大人。”

    “嗯,有什么事吗,凑?”

    两仪家主转过了身,本就不显表情的面孔时刻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

    “父亲大人,我想要出去一趟。”

    “外出的事情跟秋隆说一声就可以了,不用特意来征求我的意见。”

    “可能会花一个月到两个月的时间。”

    男人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盯着男孩看了数秒后,才继续开口道。

    “要去哪里?”

    “三咲市。”

    “一定要去?”

    “嗯。”

    两仪家主闭眼沉默了起来,似乎是在思考,片刻后,他才睁开双眼说道。

    “我知道了。有什么需要的话,直接去找秋隆,他会安排好一切的。”

    “十分感谢,父亲大人。”

    两仪凑心中稍稍松了口气,毕竟按照弹幕们的说法,差不多十二月份的时候那个叫做什么“魔夜”的东西就要开始了。

    而他所要寻找的名叫“苍崎橙子”的女性,也会出现在三咲市。

    因此他需要抽时间去那座城市,找到那个人,询问“荒耶宗莲”的下落。

    好在,他的养父直接答应了他的请求,省去了许多麻烦。

    将手上的刀刃重新收入刀鞘,两仪家主在马上要走出道场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

    “凑,你去的理由是为了式吗?”

    没有想过自己的养父会突然这么问,两仪凑愣了一下,但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便如实的点了点头。

    “是的。”

    “嗯记得保护好自己,凑。”

    寡言的男人罕见的多说了几句,随后他便拎着刀具,离开了道场。

    而两仪凑看着空荡的道场,金色的眼瞳映照着手上的刀刃。

    “还请放心,父亲大人,我一定会找到那个人的。”

    过道之上,男人沉默的行走着,思绪好似仍旧停留在道场。

    ——总是藏在鞘中的剑,是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剑的。现在这个时候,就是您口中所说的,出鞘的时候了吗,父亲

    回忆起了那位去世的老人,男人古今不波的眼中浮现了些许别的色彩。

    然而,是否是到了“出鞘”的时刻这一点他还无法确认。

    他只知道,男孩方才请求时的眼神是认真,是带着某种决心的。

    既然如此,身为父亲的他,又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因为已经决定好要前往三咲市了,所以在离开了道场之后,两仪凑便前往了式的房间。

    轻敲隔扇得到了允许,进入房间后,两仪凑发现这次的对方不是织,而是两仪式。

    一如既往的靠坐在隔扇的门框上眺望着外面的竹林,女孩回头看了一眼就没有再关注,而是自顾自般的说道。

    “有什么事吗?”

    “我要出去一段时间,式。”

    预想不到的回答让女孩那懒散而又泛着空虚的眼神生起了一丝涟漪,她下意识的攥住了浴衣的衣袖,语气仿佛仍旧带着不在意。

    “需要多久?”

    “可能一到两个月,不过我会尽快的。等事情结束后,就可以马上回来了。”

    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内心的焦躁逐渐浮动了上来,两仪式本想这般脱口而出,但话语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另一副样子。

    “我知道了。”

    没有再理睬身后的男孩,两仪式强迫自己固定般的将视线一直放在外面的竹林上,直到身后再次传来了男孩离开的声音,她才烦闷似的咬住了自己的唇瓣。

    归根到底,她还是完全无法理解。

    心底的这股焦虑,到底是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