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人在型月,未婚妻两仪式 > 魔法使之夜 008:你后退一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

魔法使之夜 008:你后退一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

    【zaima?】

    【buzai,c(滑稽)】

    【哪来的狗,去你(滑稽)】

    【喂喂喂,不要爆粗口教坏凑酱啊!】

    【不过这么看的话,久远寺宅还真是大呢,有珠果然是个富婆!】

    【应该也算吧,只是人家虽然是久远寺财团的千金,但父亲去世后好像也就只继承了这栋洋馆,不然生活也不会这么拮据了。】

    【是这样子吗,我还以为是玩魔术太烧钱了,才会用收房租这种事来赚钱呢。】

    【应该也有这方面原因,但有珠的钱包估计也不会很鼓。】

    【话说看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是真的没人在家吗?】

    离敲门到现在已经差不多过了十分钟,两仪凑站在栅栏门前,看着依旧空荡荡的庭院,并没有等到洋馆主人的到来。

    他想,或许是由于自己刚才的声音太小了,待在屋中的对方才没有听到。于是,男孩再一次喊出了那句话,稚气的嗓音不由得往上提了几分。

    “你好,请问有人在家吗?”

    ——哗啦啦。

    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响起,几只藏在树上的乌鸦被这突兀的一声惊动,纷纷慌乱的离开了林间。

    但就算是这样,主馆那边的房门依旧是紧闭着的,似乎房舍的主人真的没有在家。

    【emmm,今天有珠不在家?】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我去,为什么你能发声音?】

    【完了,我已经不认识嘟这个字了。】

    【也许今天真的没人吧。我记得有珠不是在礼园上学的吗,是不是还没有放学啊?】

    【这个点也差不多放学了呀,而且今天可是周六呢。】

    【那应该是和青子一起出门去了吧,要不我们先回酒店,凑?】

    看着弹幕的提议,两仪凑抱着刀具思考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

    “如果是出门去了的话,那之后应该就会回来的,我可以再等一会。”

    反正他也没有什么疲累的感觉,来之前也吃过了梅子饭团,便直接站在了栅栏门旁等待了起来。

    毕竟,越快找到苍崎橙子的话,越能先一步打听荒耶宗莲的下落。

    听弹幕们说,那个叫做荒耶宗莲的男人是个活了两百年以上的僧人,这光是年龄就已经让男孩刷新了一些认知,难保对方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能力。

    所以尽早做准备总是没错的,当然,这一切还得等知道对方的下落后再行动。

    于是,两仪凑就这样站在了庭院的门口,一边等待着洋馆主人的归来,一边时不时和视线中的弹幕交流一两句,而天色也随着时间逐渐暗沉了下来。

    ——叽叽喳喳。

    一只蓝色的知更鸟从洋馆的二楼飞过,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了大厅的那两张深绿色沙发中间的茶桌上。

    知更鸟扑棱了一下翅膀,站在桌面上朝前走了两步,墨蓝色的鸟喙一张一合,鸣叫的声音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安静点,罗宾。”

    坐在沙发上的少女,对于眼前这只像是笨蛋一样吵闹个不停的知更鸟感到了一丝心烦,不禁皱了皱眉。

    ——叽叽,叽喳。

    “我知道外面有人,估计又是不知从哪来的想要探险的孩子,不用管他。”

    轻轻的翻动着手上的书,少女的视线静静的投在书页上,不带杂色的黑发与一身让人联想到修女的黑色制服,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副风景画。

    少女的名字叫做久远寺有珠,正是这栋洋馆的主人,同时还是一名魔女。

    她很清楚自己的住宅在当地人口中的传闻,把这栋洋馆比喻成了鬼屋。

    尽管这让她的心中确实是升起过不快,可少女也并非像自己的同居人那样在意这些,也就从来都没有做过澄清的举动。

    拜此所赐,谣言的种类日复一日的增加,也让这栋洋馆慢慢变成了让人望而生畏的存在。

    对于这一点,少女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因为她本来就不愿意让其他人踏入这栋洋馆,即便是外卖人员,她也至多只让对方站在庭院中。

    只是偶尔的,就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活力四射的小学生们以“探险”的名义专门爬上这座丘陵,希望能在洋馆的周围看见传闻中的幽灵等奇奇怪怪的事物。

    反正这只是寻常孩童的心血来潮之举,只要到了晚饭的时间,对方便会自行离去,而有珠也从来都是这样应对的。

    略显昏黄的光线透过窗帘洒在那纤细的四肢与仿佛不知阳光为何物的白皙肌肤上,少女手捧着古书,静静的消磨着时间,像是自带一丝忧伤风情的美丽人偶。

    而停留在桌面上的那只蓝色的知更鸟,也没有再开口鸣叫,扑棱一声张开了翅膀,又不知飞到何处去了。

    可能要下雨了。

    看着有些黑压压的天空,两仪凑的心中不免冒出了这个想法。

    站在庭院门口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但还是没有等来洋馆的主人,让男孩明白,今天或许没有办法和那位“苍崎青子”见上一面了。

    抱着刀具又等了十多分钟,直到天空中的太阳完全被阴沉的乌云遮蔽,四周也变得像是黑夜一般压抑昏沉,两仪凑才决定先返回酒店,明天再来拜访。

    可没等他迈动脚步,一声抱怨般的叹息声便从不远处的坡道下传来,紧接着一名少女就像是刚刚加班回来的社畜似的,脸上带着些许的烦躁与郁闷的劳累,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一瞬间,男孩那金色的眼瞳便与少女那蓝色的双眸对上了。

    而弹幕在这一刻,也开始疯狂的涌现。

    【啊啊啊,青子,是会动的青子!】

    【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青子动起来,我已经死而无憾了。】

    【上吧,凑酱,只要对青子卖个萌,她就应该会将橙子的联系方式告诉你了。】

    【对哦,说起来青子对正太似乎情有独钟来着,就是不知道这时候是不是已经有了那种癖好(滑稽)】

    【耶,正太赛高!?(′?`*)】

    对正太情有独钟,那不就是

    稍微想到了一个不太好的词汇,两仪凑眨了眨眼,知道自己不应该根据弹幕的片面之词与自带的知识之中对某个词汇的释义,来对对方的为人加以论断。

    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抱紧了一些怀中的刀具,略带疑惑的看了一眼逐渐走来的少女。

    嗯?是出来游玩的孩子吗,怎么这个时间还在这里?而且连家长也不在附近

    还是说,是迷路了?

    名为苍崎青子的少女不解的看着站在栅栏门旁的男孩,眉头微皱,心中预感到了麻烦。

    虽说她今天由于学校的突然来电,匆匆的赶去处理学生会的事情,浪费了差不多整整一天的休息日,已经不想再理会什么了。

    然而,若是放任着眼前这个或许是迷路的孩子不管的话,她的良心又过意不去。

    于是,强迫自己扫除从学校带来的烦闷,少女面上带上了亲和的微笑,迈步靠近了男孩。

    她驻足停在了男孩的身前,稍微俯下身子让对方的视线差不多和自己持平,脸上笑容的温柔程度,足以让学校那些对她闻之色变的人大跌眼镜。

    “你好啊,你是迷路了吗?为什么一个人待在这”

    但少女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男孩像是警惕般的后退了一步,顿时让她勾起的嘴角僵硬住了。

    这时,一道蓝色的电光从空中闪过,轰隆隆的雷鸣紧随而至。

    ——噼里啪啦。

    几点豆大的雨珠,开闸一样落了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