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人在型月,未婚妻两仪式 > 魔法使之夜 047:一刀流居合·死·狮子歌歌

魔法使之夜 047:一刀流居合·死·狮子歌歌

    没有刀光,没有剑鸣。

    甚至连拔刀出鞘的声音也没有。

    男孩仅仅是向前跨出了一步,手中的刀具便已经从原来横握在身侧的姿势,变成了眼下缓缓的收刀回鞘。

    金色的双眸似在无声的流火,随着刀镡与刀鞘轻撞,传来一声金属脆响。

    那悬挂在刀柄上的铃铛,也再次轻摇了起来。

    叮铃。

    ——一刀流居合-死-狮子歌歌。

    噗——!

    残心未散,空气中便是毫无预兆的响起了一阵液体喷涌而出的声音。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让人完全无法理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不单单是有珠和橙子的想法,更是贝奥此时的感受。

    嗯?发生了什么?

    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脖颈上飞溅而出,那本来挥舞出的利爪此时也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个往外涌着鲜血的断腕。

    贝奥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朝着侧面倒去,带着恍惚的视线中,只看见了男孩那平静的双眼。

    紧接着,疼痛才像是慢了一拍般,浮现了出来。

    断腕已经重新生长出了利爪,近乎划开半个脖颈的伤口也已经愈合。

    对于完美的黄金狼来说,这些根本就不能算是伤势。

    又不是被神秘性高于自己的魔术攻击到,这种程度,对它来说只不过是被小石子绊了一下而已。

    但,为什么身体却站不起来呢?

    脑中浮现了这个疑惑,贝奥努力的想要从地上站起身来,但是它一抬头,就看见了男孩那双金色的眼瞳。

    那分明是不夹杂一丝敌意的透彻双眼,可正因为透彻,贝奥忽然有种全身都被看穿的感觉。

    不是所谓的动作或者外在的模样,而是身体之中流淌的血液,它所蕴含的想法,全都被对方给知晓了般的错觉。

    并且,那双此时看着自己的眼睛实实在在的告诉了它这样一个讯息——

    再站起身来的话,会被砍的。

    本来临时屏蔽的痛觉在这一刻如同开闸似的涌现了出来,贝奥下意识的蜷缩起了身体。

    明明身体的伤势都已经痊愈了,可它依旧能感受到脖颈和手腕上传来的幻痛。

    好痛,好痛

    可是为什么?

    我明明应该是完美的才对,为什么会觉得痛呢?

    从自己无法看透的男孩身上感受到了名为恐惧的情绪,贝奥的喉间发出了低声的呜咽。

    片刻后,它才勉强的抬头看着男孩开口问道。

    “你这是什么力量?”

    【惊了!原来贝奥你也是抛瓦人吗(滑稽)】

    【啊,抛瓦(V哥脸)】

    【抛瓦人,抛瓦魂。这不来个家族传捅(狗头)】

    【快进到被做成魔具-贝奥武夫(滑稽)】

    【不过话说回来,索大的居合招式还真是快呢,就算是凑酱用的,我也完全看不到呢(汗)】

    【那当然,剑圣之姿跟你开玩笑呢。快进到跟柳洞寺门卫一起击剑(滑稽)】

    仅仅只是瞥了一眼,眼前飘过的弹幕,两仪凑看着贝奥,明白对方已经没有了战斗的意志,身上的最后一丝锋芒才在这时慢慢消散。

    “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力量,只是剑术而已。”

    回答了对方刚才的问题,而随着男孩这道稚气的声音,本来处于失神中的有珠和橙子也终于反应了过来。

    “凑,你没事吧?”

    虽然眼前的幻想种被一击打倒的事实让有珠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但比起对手的状态,少女更担忧自己的弟子。

    “我没事老师,您刚刚有受伤吗?”

    注意到了原先少女想要挡在自己身前拦住那只利爪的攻击,两仪凑反而是立场倒转了一般,有些忧虑的看着对方。

    至于他自己,不说刚才那只狼爪完全没有触碰到他,即便是使用了考验意志与坚定心的居合后,他的身体也没有陷入不适的状态。

    反倒觉得,比起过去,自己能够斩开的东西或许还增加了一些。

    “是吗”

    有珠不禁松了口气,她抿了抿嘴,看了一眼只有几步之远,正趴在地上陷入了自我怀疑之中的黄金狼,心中有些感慨。

    原来这孩子,之前真的是有这种自信啊

    想起了男孩在洋馆时说的“试试看”,有珠的心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从整体实力来判断的话,她的这个弟子无疑是早就超过了她,让身为老师的有珠内心有些微妙。

    而比起有珠的烦恼,另一边的橙子却是感觉事情已经超脱了自身的掌控。

    从贝奥无视了她的指令行动起来,到身为幻想种的贝奥被男孩一剑砍倒

    无论是哪一件事,都不在橙子的计划中,也不在她的设想之内。

    毕竟跟着自己一起旅行的这只黄金狼,可不是什么“宠物”,而是实实在在的“凶兽”。

    即便对方要迎来败北的结局,那也应当是被更高的神秘所击败,而不是现在被男孩所击倒。

    这,是完全不合理的事情。

    但再不合理,此刻也是现实。

    看了一眼仍旧在瑟瑟发抖的贝奥,橙子明白,今夜对方是不可能再升起战斗的意志了。

    生来便是完美的象征的对方,在明白了死亡的恐惧后,就已经变得不再完美了。

    除非对方能够在那之后克服这种心理,完成一次蜕变,否则的话,这一次的事件就会成为其一生的阴影。

    为什么运气总是会站在青子那边呢

    橙子头疼似的扶着自己的额头,轻叹一声,看向了对面的有珠和男孩,最后将视线落在了少女的身上。

    “你还真是收了一名优秀的弟子呢,有珠。优秀到,连我都开始羡慕起来了呢。”

    “你只是在看到了这孩子的力量后,才会那么说的吧。现在形势已经逆转了,投降吧,橙子。”

    有珠上前一步站在了两仪凑的身前,既然男孩已经帮她解决了最强大的敌人,那么剩下的就不能再依赖对方。

    毕竟,她身为教师的尊严还留存着。

    “投降吗”

    橙子呢喃自语,随后轻笑着说道。

    “那件事的话,还有些太早了。而且说实话,我可不是因为看到了凑刚才的力量,才会产生那样的想法。

    “而是因为这孩子很听话懂事,才会有那样的念头的。再说了,这孩子长得也很可爱,你不这么觉得吗,有珠?”

    趁着有珠被自己的言语激起情绪,皱眉看向自身之时。

    橙子的视线看向了年轻的魔女,毫不犹豫的开启了自己的魔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