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人在型月,未婚妻两仪式 > 时钟塔 035:分离之力

时钟塔 035:分离之力

    那

    看着男孩那和方才截然不同的右手,爱尔特璐琪不禁皱了皱眉, 眼中浮现了困惑。

    毕竟,人类的手臂是不可能变成那副像是带有鳞甲的奇异模样的,即便是一些魔术手段 ,那也至少得有一个术式构建的过程。

    而男孩的手臂则更像是其本身就拥有着一样 ,或者说,这或许才是对方显露出来的真正的姿态。

    恶摩

    可男孩身上所流露出的气息,却又和她了解到的那些恶魔不太-样, 让少女心中又是多了-分不解。

    “原来如此,并非是单纯的人类的话, 倒是可以解释你那奇特的力量了。

    虽说对于男孩刚才释放出来的魔力波动,以及对方右手的变化感到了些许的惊奇, 但尼禄卡奥斯的神色依旧未有什么改变。

    因为对方就算是改换了一些身体上的姿态,其眼下受困于黑泥牢笼的情况仍旧未有改变。

    不过,他倒是对男孩的身体产生了些许的好奇。

    ”呵,和以前偶然遇到过的那些恶魔不同,这是某种新型品种吗?"

    尼禄卡奥斯注视着男孩的恶魔之手,脸上带着些许探究的味道

    “真是遗憾,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想好好研究一下,说不定能找到一些新的研究灵感。

    “但恶魔也好,死徒与真祖的混血也好, 只要再等一会 , 你们就都要化为这具身体的一部分了。而我也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在获得了这两种崭新的因子之后,这副身体究竟会发生何种变化了。

    尼禄卡奥斯轻笑一声,话语之中饱含着期待。

    他看着身体大半部分都被黑泥给包裹住的男孩和少女,仿佛是已经预见了重获新生之后的自己会有多么强大。

    然而未等他的嘴角勾起,在他一脸愕然的视线中,男孩忽然间就从黑泥的牢笼中缓缓的站起了身来。wh

    一怎么可能 !

    尼禄-卡奥斯下意识的后撤了一步,但当他仔细看去的时候,却发现那并非是由于男孩拥有着足以一击破坏大陆的力量 ,得致黑泥牢笼被稍稍挣开的。

    而是因为男孩的恶魔之手所握着的那柄长刀, 犹如在溶解黑泥-样, 使得男孩身上的束缚减少了,才让对方得以站立起来的。

    那把刀,果然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吗?不过就算是这样,从时间上看, 也已经来不及了

    察觉到了男孩手上的刀那自主性溶解黑泥般的行为相当的缓慢,尼禄卡奥斯冷哼一声,心想对方还是冲动了,其应当趁着黑泥的束缚再解开 些,能自由行动时,再站起身来,才能做到给予敌人意料之外的攻击的效果。

    但现在的话,尼禄卡奥斯感觉得出来男孩的下半身还无法离开黑泥牢笼,顶多只能稍稍动动手。whl

    而这种状况,就等于现状没有任何的改

    没有选择上前,而是向后又撤开了几步。

    尼禄卡奥斯知道男孩的剑术有些特殊,因此他也不会自大到主动来到对方的面前给予攻击。

    随着念头的闪过,男人的胸口处忽然剧烈的蠕动了起来,数只黑泥野兽从尼禄卡奥斯的胸膛钻出,朝着黑泥牢笼中的男孩扑了过去,很明显是打算将对方的身体再次压入黑泥里。

    并且也有着几只黑泥野兽朝着男孩右手握着的长刀而去,打算让这个带着些许变数的武器从男孩的手中脱手。

    看若那些展露了锋利齿牙的野兽们马上就要噬咬在男孩的身上,但男孩依旧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爱尔特璐琪下意识的轻呼是醒了声,不太明白男孩到底在想什么。

    而从男孩站起身来,到黑泥野兽袭来的这几秒的时间过去后,少女立刻便是看到了男孩周身的空气中划过了-道清冷的圆弧。

    野兽们在眨眼之间一分为二,化为一团团的黑泥掉落在地。

    同时,那些原本束缚住男孩的黑泥,也全从男孩的身体上尽数分离。

    一大滩仿佛是沼泽一 般的黑泥牢笼中 ,唯独男孩所站立着的那一-小片区域干干净净,不带一丝的“污秽之土”

    怎么回事?

    尼禄卡奥斯皱了皱眉,立刻摆出了战斗的姿态,并且暗中命令着男孩周围的黑泥再次将其束缚起来,而其自身也是释放出了数十只的黑泥野兽。

    两仪凑无言的上前一步,巨龙般的咆哮声随着他拔刀出鞘的动作再次响起。

    [秘传龙闪]的真空斩波顷刻便是摧毁了野兽们的攻势, 而面对那想要将自己包裹起来的黑泥,男孩在短暂的收刀后,便又是挥斩出了[秘传一-心]之技。

    刀光呈圆形环绕在了两仪凑的周围,不断的斩下那些延伸出来的黑泥触手,也使他周围的干净区域越来越多。

    尼禄卡奥斯隐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可没等他细想下去,下个瞬间,男孩却是动了起来。

    两仪凑压低了身体的重心,在周围的一小片区域“清理”干净后, 他看向了爱尔特璐琪被困住的方向,微微深吸口气,双足用力的前冲了过去。

    犹如一发炮弹弹射而出,大地被男孩一 -脚踩得龟裂,而在这瞬息之间,两仪凑也是挥舞出了手中的刀刃。

    就像是一条忽然闪烁起来的清亮 “河流”, 刀光反射若银色的月光,在大地上突兀的开辟出了这条亮银色的通路。

    肉眼一时难以数清的挥刀轨迹,随着男孩的前进变成了一连串连贯的巨型"-"字。

    而随着男孩停下身形,他所经之处的黑泥全都已经消失不见,变成了-滩滩在那剑路的“一 ” 字旁边的淤泥状物质,不再蠕动

    爱尔特璐琪还没反应过来,便发现自己已经脱困了, 身体不留有一丝的黑泥 , 想必是男孩刚刚在使用那特殊的前冲剑技时,帮她清理掉了。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wh

    艳丽的腥红眼瞳之中闪过了困惑,爱尔特璐琪不解的看向了男孩。

    然而,这个瞬间,尼禄卡奥斯终于是察觉到了那丝所谓的异样感到底是什么。

    感觉到了自己的体内缺少了什么,风衣男人双目怒视的看着男孩,满带杀意的质问道。

    “该死的,你到底做了什么!你对我的兽之因子做了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