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人在型月,未婚妻两仪式 > 时钟塔 077:凑师傅,攻他右路

时钟塔 077:凑师傅,攻他右路

    “我只是出于监督者的立场参与这次行动的。而且1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一点的话 ,也没有办法发现你这个叛徒。

    中年神父的声音透着冷硬,他无法容忍背离了主的指示的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解决

    也正是因为他这样死板而又信仰狂热的模样,圣堂教会才会将其调到了埋葬机关的名下,让另一个“疯子” 来管住他。

    但眼下,本来还能稍微制止得住他的“疯子” 也被打上了“叛徒” 的烙印,神父的眼中不悲不喜,俨然是将眼前的所有人都看

    “我说你啊,难道没看到我现在动不了吗?如果你非要把先解决腑海林这件事当做是背叛的话,我也懒得再说些什么。

    纳鲁巴列克感觉到了自己的部下的顽固,默默的感受着那在祝福之下缓缓恢复的伤势。

    可要等到完全能行动起来的话,还需要一一些时间。

    “有关你是否真的背叛了,稍后我会亲自来审问你的,纳鲁巴列克。但将主赐子的圣水送给魔术师,无疑是一种亵渎。

    身上爆发出了强烈的杀意,神父脸上的圣痕微微发亮,鲜血般的条纹仿佛在蠕动。

    审问?呵,被你审问过的家伙,还有哪个是活着

    不打算交流

    感受着神父身上那拒绝的意志,两仪凑皱了皱眉,知道对方是抱着杀死自己的意图来的。

    若对方像纳鲁巴列克那样,还存在着些许交流的可能性的话,两仪凑也没有想要和对方动手因为那样会浪费 更多的时间。

    可就情况看来,眼前的这位神父似乎并不是那种类型的人。

    没有言语,也没有什么信号。

    神父在一瞬间爆发出来的速度比纳鲁 巴列克还要迅猛,眨眼之间便是跨过了数十米的距离,来到了两仪凑等人的面前。

    “埋葬机关的成员,果然全都是疯子。”

    爱尔特璐琪眼中带着烦躁,利用气流束缚住了对方的行动,同时也是让锐利的风刃在空气中迅速游走, 不断的攻击对方。

    但风的束缚连一秒也未达到,就被神父直接挣脱了开来。

    数十发黑键从他的手上投掷而出,目标直指爱尔特璐琪,但道清冷的弧光却是瞬间截断了这些利器。

    “神父先生,能请你

    “闭嘴,异端!埋骨于此地,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完全没有谈话的意向,神父厌恶的说了一句,挥舞着硕大的拳头攻向了男孩。

    而两仪凌心中轻叹一声,正式的将对方看待成了敌人。

    金色的眼瞳平静如水,男孩挥斩出了手中的刀刃,抹又- 抹冷光不断的划过空气,似是要将神父的身体包围起来。

    但下个瞬间,神父脸上的圣痕忽然爆发出了一阵璀璨的红光。

    而他那双骨节突出的拳头,也是如同乱雨一般狂坠到了 男孩的攻击上。

    “当当当”的铁器交击般的声音不断响起,神父的那双拳头不知何时被两块老旧而又鲜艳的红布所包裹着。也正是因为那两块“红布”, 带给了他此刻无与伦比的防御力。

    居然连圣骸布都带出来吗,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以监督者的立场行动的吧,完全就是在找我的"失误”

    知道自己的这个部下不是第一天在审视自己了 , 纳鲁巴列克撇了撇嘴,有些勉强的看了一下男孩和神父的交战后 , 在男孩准备改变剑招的时候,忽然开口提醒道。

    “那家伙的右臂以前受过伤,瞄准那里,小家伙。

    “纳鲁巴列克,你一!”

    神父的脸上露出了惊怒的神色,他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右臂稍稍往后回缩,但就是这一-瞬间的本能反应 ,却让他感到自己的左边臂膀忽然一轻。

    拳之壁垒顷刻瓦解,无色的刀光划过空气,带起了一抹鲜红的轨迹 , 而同时一条左臂也是飞舞向了空中,落在了密林深处。

    而趁着男孩用剑刃扫开那些土块的刹那,他也是急速的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熟练的用身 上的衣物迅速包扎好了左臂上的断面。

    “纳鲁巴列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这个该我问你才对吧。你都擅自认为我是叛徒↓打算将我处死了, 难道还指望我什么也不做吗?"

    纳鲁巴列克轻笑了一声,看向神父的目光之中带著幽冷。

    随后,她又转头看向了男孩,开口道。

    “小家伙,这家伙除了右臂之外,左腿也有点问题,下次记得先打那里。

    直接将对方的薄弱之处再次说了出来,纳鲁巴列克明白这会让神父升起一些警惕,但同样的也会让对方束手束脚起来。

    而面对这意料之外的提醒,两仪凑犹豫了一 下,还是点了点头。

    尽管纳鲁巴列克和神父都是圣堂教会的成员,但看起来,圣堂教会的情况也和时钟塔差不多,充满了复杂的关系。

    好,既然你已经落实了叛徒的行为,那之后处置了你,其他人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了。

    神父冷哼一声,很快便是调整好了自身的状态。

    纳鲁巴列克目光冰冷,然后看向了男孩开口道。

    ”虽然很不想这么说,但小家伙,待会记得给我往死里揍这家伙。事成之后,算我欠你一 个人情。

    "这不是来自埋葬机关的人情,也不是来自圣堂教会的人情, 而是来自纳鲁巴列克家系的人情。

    两仪凑眨了眨眼,不过其实不用对方这么说,他和神父也是敌对的立场。

    但现在这种情况,总让人觉得有些微妙。

    而神父也没有说什么, 在敲定了纳鲁巴列克的“背叛” 行径后,他身为圣堂教会的“肃清者”, 必须要抹除这三名异端。

    于是,没有急于再次上前进攻,神父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本召唤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