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人在型月,未婚妻两仪式 > 第四次圣杯战争 011:她吃得应该不多

第四次圣杯战争 011:她吃得应该不多

    “找到某个魔术师吗?

    听完了少年的话,阿尔托莉雅不由得愣了一下,因为她完全没有想过有人居然会出于这种原因而参加圣杯战争。

    然而少年的眼中不带有迷茫,也并未蕴含着谎言的污浊,这的的确确就是对方的本心,让少女时之间回想起了自己麾下的某位骑士。

    ”是吗,是为了自己的未婚妻吗?虽然不知道在这件事上我能帮上多少忙,但如果需要我的话,就尽情吩咐吧,凑

    觉得两件事或许有些冲突, 阿尔托莉雅眉头轻蹙。i,或许是最好选择

    两仪凑若有所思的说道,毕竟比起在冬木市内漫无目的的寻找对方, 倒不如利用圣杯战争的特性,来让对方主动露出踪迹。

    阿尔托莉雅点头表示认同,不禁笑了笑,觉得两人的行动方针没有互相背道而驰,确实是一件幸事。

    而这时, 两仪凑也是看了一眼墙 上的挂钟,发现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接近深夜。

    他看了看这会已然解除了裙甲, 穿着深蓝色古典礼服的金发少女,想起了弹蒂提到的件事。

    “对了Saber。你可以灵体化吗?

    阿尔托莉雅面带歉意的说道,毕竟无法灵体化的从者,就相当于是 “半成品” -样的存在。

    灵体化的话,可以遮蔽从者的一些情报, 避免被其他御主察觉, 而同样的,在进入灵体化的状态后, 相应的魔力消耗也是会减

    而像她现在这样的话,尽管从那契约的魔力线上,阿尔托莉雅可以感觉到-股源源不断的魔力,并且她自身的状态也是前所未有的好

    “那这样的话,Saber也会因为无法灵体化的关系,而感到肉体的疲惫和困意吗?

    "这个只要有充足魔力供给的话, 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毕竟,以前在出征的时候,好几天不睡觉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了。

    阿尔托莉雅笑了笑,示意少年放心。

    而两仪凑在确认了对方无法灵体化后,也没有过多在意,因为他本来就不打算向其他御主遮掩什么,倒不如说,是希望某个身为御主的魔术师主动出来找自己。

    “魔力的供给虽然可以解决疲劳的问题。但Saber终究不是灵体,所以晚上的时候最好还是休息一下吧。 这也是为了调整

    “另外,有关别墅的安全问题也无需担心。我在之前的时候,已经在别墅的周围布下防御性的结界, 就算真的有从者会在圣杯战争还没有正式开始的时候袭击过来,那道结界应该也能阻止下对方,而那段时间也足够我们反应过来了。

    从自己的从者那里了解到了, 现在似乎只有四骑从者被召唤了, 所以两仪凑倒是不担心其他御主提前来袭。

    况且,若是真的遇到那种情况了,他在别墅周围布置下的一些虚数炸弹,也能拖延住对方的步伐。

    “这种天气在客厅睡的话,是很容 易着凉的。

    "Saber的房间,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是在楼楼梯口的第一间,如果要休息的话,就请去那间房吧,记住了吗?”

    仿佛是在担心对方真的就这样在客厅里休息,两仪凌确认般的询问道。

    而听着对方的话语,阿尔托莉雅也是愣了一 下。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应该是她的年龄要比对方要大,但为何却有种错觉般的被照顾了的感觉呢?

    下意识的应答了一声,而两仪凑也才算是放心的离开了。

    毕竟,他不希望用所谓的“使魔" 之类的说辞来看待从者,而是更想要尊 重对方这一存在。

    看着少年那逐渐走上二楼阶梯的背影, 阿尔托莉雅这会才回过了神, 不禁苦笑了一声,眼中流露出了回忆的色彩。

    “简直就像是加拉哈德卿加上贝德维尔卿

    话语脱口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这种说法有些失礼,阿尔托莉雅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歉意。

    因为少年便只是少年,从来都不是其他人的残影。

    而少女在这一刻,也是打算守护好那双能让她回想起某段岁月的“眼睛”, 缓缓勾起了唇角。

    次日,清晨。

    在打理好自身离开房间后,两仪凑也是来到了楼下的客厅,-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Saber。

    “放心吧,凑,我已经好好休息过了,只是起得稍微早一点而已。

    并未欺瞒少年,阿尔托莉雅在昨夜深夜时分,的确是去了安排给自己的房间小憩了一会,而对于身为从者的她来说,那部分休

    而大致是猜到了对方的做法,两仪凑无奈的皱了皱眉,可他也没有权利强硬要求对方去休息。

    因为对方之所以会这样,也是为了确保两人和据点的安全。

    早餐,丰盛。

    本能的捕捉到了这两个词汇,阿尔托莉雅看着已经开始着手系上围裙的少年,还是保留了一份矜持 ,正色道。

    “我并没有什么忌口的东西。不过,这样子会不会太麻烦你了,凑?”

    从原则上来说的话,阿尔托莉雅其实并不需要进食,只需依靠魔力即可。

    但少女不自觉的就顺着对方的话说了出来,这会才意识到自己作为从者说出这句话,好像有些不太正常。

    “没关系。”两仪凑微笑着摇了摇头,“那么Saber就先在客厅里等待一 会吧, 等早督好了之 后我再叫你。

    “嗯,麻烦你了。

    看着少年步入了厨房,阿尔托莉雅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腹部,仿佛是已经感受到了些许饥饿感。

    当然,这并非是她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而是由于现在可是处于圣杯战争的期间,只有随时让自己的身体保持最佳的状态,持有

    肯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阿尔托莉雅对于少年口中的“丰盛早督”不免多了一分期待。

    而来到厨房后,两仪凑也是想起了弹幕说过Saber的食量好像有些夸张这件事。

    不过,他事先在别墅中让人准备好的食材可是塞满了整个冰箱,总不可能还不够用吧?

    觉得或许是自己考虑得太多了,因为光从体型上来看的话,两仪凑倒不觉得Saber能吃那么多,估计食量可能就和他差不

    但很快的,数十分钟后,少年就会看着空荡荡的冰箱,陷入沉默。

    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