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人在型月,未婚妻两仪式 > 第四次圣杯战争 043:结婚了的话,就能和式(织)一直在一起了

第四次圣杯战争 043:结婚了的话,就能和式(织)一直在一起了

    本来还有些担心Saber的状态的两仪凑,见对方的话头忽然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不由得愣了一下。

    而听着伊斯坎达尔的这番话,除了对少年参加圣杯战争的原因早有了解的Saber ,其余的从者和御主们全都看向了少年。

    愿望吗?时钟塔的“虚数之子”也是为了实现什么愿望才会来参加圣杯战争的吗?难不成是为了抵达根源之类的

    联想到了少年那匪夷所思的魔术水平,爱丽丝菲尔并不认为对方参加圣杯战争的目的,真的和调查上所说的一样只是为了研究

    但寻常的魔术师,应该不会认为圣杯有实现一一切愿望的机能对

    眼中浮现了困惑,爱丽丝菲尔轻蹙起了眉头。

    同时,韦伯的心中也是带着一丝的好奇。

    因为他虽然在时钟塔的时候,听说过自己的友人似乎是为了研究才打算参加圣杯战争的。可这件事来得实在是有些突然,让他些不解。

    而身为话题中心的两仪凑,这会也是摇了摇头,看着红发巨汉,缓缓开口道。

    “我井没有什么寄托于圣杯的愿望,伊斯坎达尔先生。

    “哦?那你是为什么会来参加圣杯战争的,少年?该不会是因为意外而被选中的吧?不对,那样的话,你心中也应该有着愿望才对,不然圣杯是不会将你选为御主的啊。

    “我只是来找人的,而且大概率那个人是Caster的御主。至于圣杯的话,因为Saber想要,所以我才想试着争取一下的。 毕竟我对于圣杯的研究价值也稍微有点兴趣。

    两仪凑认真的回答道, 而除了Saber之外的三名从者,都不禁看 了一眼在努力的压低自己的存在感 ,默默喝酒的Sabe,不免觉得这对主从的立场好像颠倒了过来。

    ”也就是说,你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愿望吗,少年?那么那个Caster的御主是和你有仇吗,还是说你有什么需要他做的事

    话都问到这一步了,伊斯坎达尔对于少年的目的也是产生了好奇,继续询问道。

    “因为那个人有可能会在未来伤害我的未婚妻,所以我想先找到他,让他改变那份主意。

    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好隐瞒的,两仪凑直率的说了出来,

    而听着少年那坚定而又清脆的声音, 除开Saber外的所有人听到这番话后, 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伊斯坎达尔眨了眨眼,面露古怪之色,心情顿时变得有些微妙。但他也并不是觉得少年的目的不好,就是这个目的,在圣杯战

    还真是符合性格的行动呢

    而吉尔伽美什则是挑了挑眉, 赤红的双眸映照着少年的身形,脸上闪过了了然。

    “原来如此,看样子你口中的那个未婚妻,就是占据了你心灵的存在。

    “这诚然是身为人类的证明。但是小子,你的那份心意是单纯的因为那个女孩率先住进了你的心里,而产生的纯粹的保护义务

    “简单点说的话,你明白自己喜不喜欢那个人吗?"

    无垢的灵魂必定会先染上最先接触他的那个人的影子, 对于吉尔伽美什来说,其实无论答案是何种都无所谓。

    若是后者的话, 则表明少年实际上已经真正的“人类”, 但只是由于年纪的关系,而不清楚自身的欲求罢了。

    而如果是前者的话,只能说对方纯粹过头了,即便是他,心中或许也会产生一声轻叹。

    仿佛在逐渐剥开本质一样的话语,回荡在庭院中。

    听着对方的问题,两仪凑眨了眨眼,随后认真思考了起来,良久过后,才再次开口道。

    “我现在还不太明白喜欢到底是什么意思。

    眼中浮现了困惑之色,两仪凌轻蹙着眉头。尽管他清楚这个词的含义, 但对于背后所蕴含的情感,却还无法清晰的领会。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少年的嘴角浮现了温柔的笑意。

    “每次吃到美味的料理时, 都想要立刻和她分享。每次发现新的事物时,都想要马上告诉她。每次找到合适的礼物时,都会担心她会不会喜欢。每次在她身边的时候, 都想要-直看着她,牵着她的手,和她说话

    “而每次离开她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念她。每次独自入睡的时候,也会在梦里经常梦见她

    金色的眼眸中充斥着不解,两仪凑不明白自己和未婚妻待在一起时,胸口中那股让人舒适的暖意究竟是什么,抬头询问着人生阅历远比自己丰富的英雄王。

    而听到如此简单直白的话语,吉尔伽美什本来将要送到嘴边的酒杯也是顿了顿,悬停在了半空中,似乎是由于本人有些哑然。

    伊斯坎达尔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看着少年露出了有些奇怪而又感慨的笑容, 摸着自己的下巴。

    “不过,还真是年轻呢。但是因为太过年轻,酸涩甜美得让本王都快要受不了吗?但是,就这样子先迷茫着也好,毕竟谁都曾有过这样的时期的啊,少年。

    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液,伊斯坎达尔畅快的笑着。

    “对了,忘了问了, 少年。既然你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未婚妻才参加圣杯战争的, 那么若是那会给你未婚妻带来危险的因素消失,你又有什么愿望呢?"

    “喂喂喂,居然是速答吗?你真的考虑过这件事吗,少年?”

    两仪凑奇怪的看了一眼红发巨汉 ,认真的说道。

    看着少年脸上那真挚而又温柔的微笑,伊斯坎达尔忍不住挠了挠自己的胳膊,再次大笑了起来。

    “哇啊,还真是热情得让人受不了呢,你看本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呢,英雄王。

    “给我闭嘴,杂修。

    听着征服王的戏谑之言,吉尔伽美什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随后轻蹙着眉头看向了少年。

    ”另外,你也给我住嘴,小子。

    ”因为你的错,酒的味道都变得太甜了呢。

    -口饮尽了杯中的酒液,吉尔伽美什罕见的有些后悔自己刚刚问出那个问题了。

    没有欲求?

    不,恰恰相反, 是持有的欲求太过正常了, 正常得在这个时代显得有些不正常了。

    不过也有可能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那双眼睛才能保持那种纯粹的澄澈吧。

    没想到真相居然是这个吗?本王还真是多此举了呢。

    但是烦恼吧,纠结吧,思考吧,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自己刚刚说的那番话到底代表着什么的,小子

    品味着酒液的回甘,吉尔伽美什看了一 眼少年 ,那在酒杯的遮掩之下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了一一个弧度。

    C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