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人在型月,未婚妻两仪式 > 第四次圣杯战争 047:Caster:我啥也没干,你们为啥找我啊

第四次圣杯战争 047:Caster:我啥也没干,你们为啥找我啊

    机车之上,两仪凑稳固着的身体,一边利用强化魔术加强着机车的构造 ,防止其因为承受不住Saber的魔力改造而崩溃。

    而另一-边,他也是看向了天空中的景象。

    毕竟他觉得吉尔伽美什之所以会做出这般显眼的行为, 完全就是因为答应了协助自己的关系。

    看样子,还要再多准备份赔礼给言峰神父他们了呢

    然而不同于少年内心的歉意,他视线中的弹幕倒是额外的活跃。

    [欢迎各位来到冬木市第四次圣杯竞速比赛。那么,首先我们来看看参赛选手和他们的“赛车”是什么好

    [我这是跑错片场,来到了幻想嘉年华吗(狗头)]

    [那有没有Berserker战车和柳洞寺山门卡车号啊(滑稽) ]

    [所以你这个Saber的机车,也是要塞钱才能加速的吗(狗头) ]

    [动静这么大,心疼麻婆神父半秒钟(爆笑)]

    [开盘了开盘了, 看哪-个坐骑先到终点(狗头) ]

    [这还用开盘?真比速度的话,维摩那赢定了吧?那玩意推进力好像有点夸张。]

    [不不不,大帝也是有希望的,毕竟人家的战车也能飞。1

    [说起来,白枪呆的话估计是骑马抄近路去了吧?这么说倒也有可能先到终点,而且人家的骑乘技能也是A。]

    [那么果然只有呆毛王她

    [好了, 重回比赛。我们可以看到伊斯坎达尔选手的神威车轮似乎-直都处于 领先状态,他到底能不能保持这个优势直到最后呢?]

    [哦等等,先前一-直在休息的吉尔伽美什选手终于是打算开始认真起来了吗?维摩那号好像是开始加速了加速

    -瞬间就追上了先前被征服王赶超的距离,占据了领先地位,很明显是奔着夺冠而去的!真不愧是吉尔伽美什选手! ]

    [但是就算这样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白枪呆选手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可能早已默默的掌握住了优势! ]

    [所以冠军到底花落谁家呢?嗯?等-下,我们这边的Saberi选手也好像开始二次加速了! ]

    [但是额,嗯,她加速了呢,呵呵(解说无奈脸)]

    气浪在公路上留下了一道沟壑 ,而天空中的云层则像是在原先那光辉之舟加速的刹那,尽数被吹散了-样,露出了那零星星辰闪烁的夜空。

    两仪凑看着天空中那艘急速推进而去的“天舟” , 眨了眨眼,在略微的估算了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和 “天舟”的距离后,略有担心的看了一 眼前方的金发少女。

    Saber她没事吧

    然而Saber却仍旧将油门]拧到了底部,第三次使用了风王结界。

    如同在坚守着最后的价值。

    冬木市,某栋郊外洋馆内。

    木桌上堆积着许多厚重书籍和羊皮纸卷, 烧瓶与烧杯盛装着各种色彩鲜艳的液体,而一排排试管则呈列状架设。看似某种机械

    墙壁,地板,天花板,到处都书写着魔术阵与魔术式,是-间十分标准的“魔术师的房间”

    而这会,-名青年正伏案书写着一 一个十分复杂的术式,时不时就轻蹙一 下眉头,随后又悄然舒展开,继续动笔。

    青年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身形高瘦,乌黑亮丽的长发束成了一条侧马尾 ,垂在身前,让他那副俊美的面孔多了一分女性的阴

    只是从青年身上所透露出的气息,毫无疑问显露了他作为从者的身份,而青年也确实是此次圣杯战争中被召唤的Caster

    “果然,这个系统本身并没有问题,出现问题的是里面的东西吗

    “如此-来,也算是白走一遭了,看样子就算是这次也没有机会见识到根源了

    轻叹了一声,Caster的声音斯文而沉稳。

    他本以为这次响应召唤, 能够验证自己的理论, 但没想到在意外探测出那个大空洞的所在, 经过了一番事先调查后 , 得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拜此所赐,他的御主在得知这个真相之后,也是不免无言的露出了失望之意。

    再次看向了手边的羊皮稿纸,起初在推测出真相后,Caster也曾想通过某种办法来改变那个结果,但最后他却发现,若是不剔除那内部所存在的“异物”的话,这次圣杯战争终归不过是一 场无意义的争斗罢了。

    “如果仪式顺利举行下去的话,那个东西会被释放出来

    能够想象得到那对于这个时代的魔术师来说,将会是何等的灾难,将现代的魔术师都当成继承了自身衣钵的弟子来看待的Caer,为此眼中不由得流露出了愁绪与优虑。

    因此在发现了那内部的“异物”, Caster自从被召唤出来后,除了最开始的一天多时间完成了工房的构筑外,剩余的时司,便都是在着手分解这个系统。

    但随着逐步的了解,他也大抵是清楚了构筑圣杯战争这个系统的人所持有的真正目的。

    而同为魔术师的他,对此也是不免心生些许感叹。

    “只要再演算一-段时间应该就能完成解析了不过,今夜似乎好像稍微过于热了

    从布置在洋馆外面的使魔那里收到了一些讯息 ,Caster走到房间的窗口处,掀开了窗帘,抬头看向了外面的天空。

    银色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照亮了他的面孔,而看着天空中那正以急速,声势浩大的朝着这边飞驰而来的光辉之舟,以及那“天”后面极为不自然的闪烁着的雷光,Caster困惑的轻蹙起了眉头。

    而马上,那艘光辉之舟便是悬停在了洋馆的上空,同时那雷光的真身,一辆由两头公牛所拉拽着的战车也是随后赶到。

    “啊,果然还是输了吗?话说,你不觉得拿出那种东西来比赛,稍微有些犯规了吗,英雄王?

    “呵,笑话,本王就是规则本身,何来犯规之说。连自身的失败都不敢承认吗,杂修?"

    “倒也不是,只是觉得有些遗憾而已。等什么时候有时间了, 我们再比一次吧,哈哈哈!不过现在还有正事要解决

    听着那响彻天空的对话以及最后的豪迈之言Caster陷入了沉默。

    虽说他已然无意在这场圣杯战争中和其余从者争斗了,可他所建立的工房应当是绝对隐蔽的才对,那么又为何会被其他人发现

    为什么忽然会有不对!

    感受到了另一-道气息的极速靠近,Caster看向了窗外的树林,而下一秒,-道骑乘着骏马的身影便是从林间跃出,落在

    三名从者

    内心不禁有些迷茫,Caster的眼中带着困惑。

    因为他根本什么都没有做,为何会突然被这么多从者找上门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