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人在型月,未婚妻两仪式 > 第四次圣杯战争 049:不,这是剧透视

第四次圣杯战争 049:不,这是剧透视

    青年的话语回荡在林间,让空气瞬间变得安静了起来。

    而听着这番话,两仪凑也是从原先的失落中回过了神, 轻蹙着眉头。

    片刻的沉默后, 伊斯坎达尔挑了挑眉, 率先打破了这稍有沉寂的空气。

    “你说圣杯被污染了?那是什么意思,Caster?"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这座城市的圣杯系统虽然从结构上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其本质上是利用从者在被消灭掉后返回英灵

    “换言之,这个圣杯系统本身是专门为魔术师们服务而创造出来的东西。当然,依靠那魔力量它也拥有着能实现一些愿望的机手,只不过这个前提必须是要它未被污染之前。

    “而现在,这个系统的内部已经出现了类似诅咒的异物。若是完成仪式的话,只会让那里面蕴合的诅咒释放到外界来。而且那种程度的诅咒,恐怕在毁灭掉所有人类之前,是不会停下来的。

    话题一下子就转到了毁灭人类的严重程度上,让伊斯坎达尔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他虽然感觉得出Caster并未撒谎,但忽然跟他说他一直想要拿到手的“万能许愿机”实际上是毁灭人类的“按钮”, 让他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些许怀疑。

    “你有什么证据能佐证你刚刚那番话吗,bsp;?"

    Lancer直视着青年开口询问道,既然对方说得如此笃定, 并且还敢于毫无防守的站在自己等人面前,即便是对对方的话语有所疑虑的Lancer,也想要再次确认一番。

    “证据的话可能算不上,但我这边或许能稍微确认-下Caster先生的说法 ,不过需要爱因兹贝伦小姐验证一下。请问,我能问您一一个问题吗,爱因兹贝伦小姐?"

    两仪凑看向了爱丽丝菲尔,虽说他之前的时候就有从弹常们那里了解过,冬木市的圣杯或许被污染了。

    但要验证这一结论的话,需要等到圣杯战争开始的时候,才能在那个被弹们称为“大空洞” 的地方, 进行一番探查。

    可由于圣杯战争开始之后的这两天,他一直都在忙于找人的事情,整理着使魔们时时刻刻送来的情报,因此也就没有时间去做

    而现在的话,既然首要目的已经无法达成了,若圣杯真的被污染了的话, 他倒也不希望那种会危害到这个世界的东西出现。

    见少年忽然将话题放在了自己的身上,爱丽丝菲尔稍稍回过了神, 但脑中一-直 在思考着Caster所说的圣杯被污染了,失去了原有机能的话语。

    于是,她下意识的回答道。

    “嗯,请问吧,两仪先生。

    “爱因兹贝伦小姐知道上一-次圣杯战争中 ,爱因兹贝伦家召唤出的从者是什么吗?因为圣杯若是被污染了的话,很有可能和那

    “我的眼睛能稍微看到一些世界过去的影像。而上次圣杯战争中, 爱因兹贝伦家如果召唤出的从者是第八职介的Avenger,那么圣杯很有可能已经被那名叫做安哥拉曼纽的从者给污染了。”wlt

    既然圣杯的正确性存在着疑虑的话,比起考虑接下来的圣杯战争要怎么办,两仪凑觉得还是需要先解决这个问题。

    毕竟被污染的圣杯在圣杯战争期间无疑就是一个不稳定的定时炸弹, 若是爆炸 了的话,想必最先遭到损害的还是那些无辜的普通人。

    韦伯看着少年愣了

    但魔术师自身本来就应该对自己的所持有的力量做好保密工作, 韦伯在意的并不是少年隐瞒了这件事这一点,而是有些意外对方居然就这样在这个场合说了出来。

    原来不仅是未来视,凑还有着过去视吗?所以那个时候才会说圣杯可能被污染了吗?

    但若是能完全看到过去的话,那不应该可以确认圣杯被污染了这件事吗,为何又要问那个问题呢?还是说,是因为看到的过去影像有些模糊,所以不确定

    Saber呆愣的眨了眨眼, 她不太清楚这两种矛盾的魔眼能否同时存在, 可少年并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欺骗她。

    只不过,在经由先前Caster那有关真相的叙述,以及自己的御主偏向肯定对方说法的猜测后,她也基本上觉得这次的圣杯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但说起来,或许是因为有了最开始的心理准备的关系,Saber对此倒并没有多么的失落,只是浮现了遗憾。

    “过去视?不,小子,你那眼睛能看到的恐怕不单是过去吧?不然你根本就不用问那边那个女人这个问题。你那双眼睛,该怀

    站在树端的吉尔伽美什对于韦伯的猜测冷笑- -声 ,在他看来,少年的说法充满了矛盾与不确定性,与所谓的“过去视”不太相

    不过,安哥拉曼纽,此世全部之恶吗?果然,这个时代的人类实在是过于丑陋。

    不仅将本应是作为拯救世界的系统降级了,而且还因为一-己私欲而弄出了这种东西吗

    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发笑,吉尔伽美什那赤红的眼眸中闪过了厌恶之色,嘴角带着冰冷的弧度。

    两仪凑眨了眨眼,他只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可信度,而将弹每们的情报说了出来,希望能尽快解决这个隐患而已。

    而真实的情况,他自然是不可能说出来,因此这会也就无奈的保持了沉默,让在场的众人都因为吉尔伽美什的那番话,而将少年的双眼认知成了能看见“不同世界的过去片段”的魔眼。

    “安哥拉曼纽吗有关上次圣杯战争的事情,我并不是很清楚, 需要再联络一 下本家那边。

    “但圣杯如果真的出了问题的话,这其实也是 爱因兹贝伦家的责任

    心中浮现了一股,不知是由于圣杯被污染了无法实现爱因兹贝伦家的夙愿的失望,还是由于圣杯战争或许可能不用再继续进行下去,她可以利用余生的时间继续待在心中思念的那个孩子的身边的庆幸。

    爱丽丝菲尔的大脑现在有些混乱,决定今夜回去之后, 先询问-下自己的”爷爷” , 并且将有关圣杯或许被污染了这件事告知对方

    “不过说来说去,这些都只是推测吧?也就是说Caster和少年都认为圣杯的里面可能放着诅咒,但还是要等那位小姐之后的情报确认吗?光凭这些可还无法让人相信啊。

    伊斯坎达尔摸着下巴,皱眉看向了最先提出这件事的Caster。

    “证据的话或许算不上,但我想几位若是到了那个地方之后,应当也能察觉出那股不祥。

    “所以,几位若是不介意的话,稍后就请和我一起去圣杯的所在地看看情况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