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人在型月,未婚妻两仪式 > 空之境界 005:扔完直球就切换人格

空之境界 005:扔完直球就切换人格

    感受到对方话语的认真程度,橙子愣了一下 ,下意识的想取下眼镜1但还是按捺住了1 微笑着询问道。

    ”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凑?'

    “并不是麻烦,只是事情稍微有点复杂。

    整理了一下措辞, 在经过一夜的考虑后,两仪凑还是打算将事情的原委说出来。

    毕竟论经验的话,眼前的女性在灵魂与精神方面的研究绝对是要远超过自己的,因此他也想要对方从“专业” 的角度,来判断-下有关Shiki的杀人冲动究竟该如何处理。双重人格?相互“肯定”与“否定”的“平衡”?杀人冲动?能分离概念的武

    听着少年的话语, 橙子眨了眨眼, 觉得这忽如其来的信息着实是超出她的预料了,让她在听完少年的话后,不免推了推自己的艮镜,皱眉思考了起来。

    “原来如此,看样子事情真的很复杂呢。说实话,凑你忽然跟我说这些,我还是稍微需要点时间来消化这些信息。

    不过,两怪不得你们家的姓氏会我说,凑你该不会其实也有双重人格,故意瞒着不说

    觉得少年为了避免他人担忧,很有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在了解到两仪家的一些情况后,橙子不由得稍有优虑的看向了少年。

    “我是父亲大人收养的养子,并没有双重人格。

    两仪凑摇了摇头,而橙子见状也是微微松了口气。

    “事情我大概了解了,但具体的情况的话

    “我知道你很着急这件事,但老是这样着急的话,也是很容易会让人担心的,凑。

    见少年的眉间一直带着股淡淡的忧愁,橙子无奈的笑了笑。

    ”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尽我所能帮你计划好的,毕竟我这边可还欠着给你的补偿呢。

    “抱歉,要麻烦你了。另外,谢谢你橙子,如果这期间有什么需要的东西的话,还请不用客气的直接联系我吧。

    两仪凑认真的道谢道,对于对方口中的补偿, 他其实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少年也不想用那所谓的补偿,来硬要对方帮助自己,因此也是打算按照对方事务所的方式,来好好的进行委托。

    “好了,如果真的需要什么的话, 我到时候自然会说的。不过,你也要注意好自己 ,万一要是因为这件事而导致自己的身体先到下了,不是反而会让你的那位未婚妻更加担心吗?"

    明白少年的心思几乎全都放在了另一一个人身上, 橙子提醒了一 声。

    “嗯,我会注意的。那么, 我就先去厨房把早督拿过来, 橙子不要忘了喝醒酒汤。

    两仪凑轻点了点头,随后便是站起了身来,离开了房间,带上了隔扇。

    而听着少年的脚步声逐渐变得轻微了起来,橙子脸上那之前一直保持着的让人感到可靠与安心的笑容,也是慢慢变得严肃了起来,多了几分顾虑。

    在同一具躯体内创造出平衡的两仪的人格,看样子,两仪家过去的想法并没有那么简单呢

    不过人格的分离,或者是冲动的分离吗?这可真是给我找了个难题

    苦笑了一声,橙子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奈。

    但没办法,谁让她还欠着少年两个“补偿”, 不,算上昨天的事情的话, 这下子又变回三个了。

    毕竟,就在刚才,橙子不禁想起了自己余下的钱财, 好像不足以支付昨日在KTV的奢侈消费,因此暂时也就没法将这笔钱还给少年了。

    自我埋怨似的轻叹了一-声,但橙子的眼中还是带上了坚定之色。

    因为她也不想反悔已经答应少年的事情,况且, 既然答应了的话,她也定会将事情做到完美的。

    在将早督送到了橙子的房间中后, 两仪凑拿着另一份早督,轻轻的敲响了少女的房门。

    “式,还没起床吗?'

    并没有回应声从房间里传来,两仪凑不免困惑的眨了眨眼。

    因为按照以往的习惯的话, 少女这个时间点早就应该起床了才对。

    难道是因为昨天的情绪宣泄, 发生了其他事情吗?

    想到这,两仪凑不禁担忧的皱了皱眉,随即便是开口道。

    “抱歉,式,我要进来了。

    打开隔扇踏入了房间中,两仪凑发现少女并未出什么事,只是紧闭着双眼,侧身躺在了被窝之中,好像是仍旧处于睡梦之中。

    将早督放在了桌子上,两仪凑坐到少女的身旁,看着少女那微微颤抖的睫毛,轻声说道。

    “式是想再睡一会吗?"

    “早督放在那里就可以了,待会我自己会吃

    低声回应了一句,少女将半张脸埋进了被窝之下,双眼一直闭着,似乎真的很困的样子。

    “我知道了。不过,待会-定要记得吃早餐,不然对身体不太好。

    听见了少女的轻声回应,两仪凑安静的起身, 在早督上施展了一个保温的魔术后,便是轻缓的离开了房间。

    而察觉到少年终于离开房问后,两仪式缓缓睁开眼睛, 看了一 眼那面合 上的隔扇,回想起了昨天的事情,轻叠起了眉头。

    织原来是打算自己-一个人消失吗?那家伙居然连这种事一 开始也没打算说出来

    内心感到了自责, 因为两仪式明白, 那股现在由对方所承受着的杀人冲动,正是自己自诞生之初起,潜意识中对于“织”的人格的否定而产生的。

    只是没想到,最后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产生崩坏的。

    那个笨蛋,为什么想要瞒着这件事呢

    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唇瓣,但少女也是明白,现在情况应当是有了转机,然而正是那转机,却让现在的她心情稍有复杂与焦虑。

    “说了那种话后,就干脆的把身体还回来了

    犹如在“抱怨”-般 ,两仪式早就通过那共通的记忆,了解了织与少年昨天在走廊上的对话,让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少年的同时,脸上也是带着些许“不满”

    因为另一个她,无疑是将原来她心底深处的那最后一层不解的面纱给揭开了, 让她在明白那股心情的正体的情况下,却又由于这未曾体验过的情感,而罕见的感到了些许“不知所措”

    也不知道是在说谁,少女“气闷”似的埋怨了-句,便又将自己的半张脸埋在了被窝下面,紧紧的抓着被铺。

    只不过,她那发丝之间透露出的白皙肌肤,却是稍稍的多了些许淡淡的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