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姬

字:
关灯 护眼
幻想姬 > 飞升成功,我为儿子复仇 > 正文 分卷阅读6

正文 分卷阅读6

是方才,才发现那个贱种的作为。
此起彼伏的呼痛声拉回思绪,我突然放松了心神,吐出一口浊气。
亲眼盯着二人咽气,我嫌弃地踹了两脚,走出大殿。
灵泉内,景云的眉头舒展些许。
走吧,我的宝贝儿子,剩下最后一个了。
10
景云喜欢热闹,圣子殿从前种了满地的花卉灵植,日日刀剑碰撞。
如今却是浓重到令人作呕的铁锈混合脂粉味和那贱种荡漾的笑声。
我化出锤子一把丢出,直接砸碎了精致的香炉。
十来个舞姬尖叫着四散开来。
宋云不耐烦地起身,却在见到我时面上染上了慌乱。
「你怎么过来的?姐姐呢?娘亲呢?!」
我轻描淡写,「死了呗,不过放心,你很快就能和他们团聚了。」
他视线警惕地扫向我身后,「少危言耸听了,娘亲可是战神,岂是你这么个废物能随意杀掉的,定是你用了什么妖法,才耽搁了他们的脚程!」
他笃定地抱着胸,「你若是此时跪在我脚边向我磕头道歉,我便好心向娘亲说几句好话,留你一条狗命,在圣子殿倒个夜壶。」
「不过你那个要死的儿子啊,还是早早扔了的好!」
我一闪身掐住他脖子,「要死的是你!」
我手背青筋暴起,「死到临头还耀武扬威,你大可将仙界所有人都叫来,我看谁敢和上神作对!」
我手下的身子僵住,不可置信和荒唐爬满他眼底。
我看得厌恶:「你这肮脏的眼睛配不上我儿子的脸,你抢走的东西,我要你加倍还回来!」
匕首从下颌线寸寸划过,我小心翼翼地捧着温热的脸皮。
景云的眼睛澄澈明亮。
那是圣子的眼睛,盛满了大义和坚韧。
只有那样的眼睛,才配得上这张脸。
收起脸皮后,我手上的匕首一松,垂直地扎进了宋云猩红的脸颊。
他本就在地上疼得乱滚,此时尖叫之后痉挛起来。
我化了张椅子坐下,将快乐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
他知道我不会善罢甘休,干脆撕破脸,「贱狗,你这只贱狗,你不得好死!」
我冷笑,手掌移动间,力量滑过森*晚*整*理他体内每一块骨头。
「你太聒噪了。」
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我冷眼看着他四肢逐渐失去力量,歪歪扭扭地摆在地上。
他的脊椎也被打碎了,血液流淌间,碎骨移动。
我问:「你舒服吗?」
他没力气回我,瞳孔充血地瞪着我,带了十足的恨意。
我沉下脸,「这才哪到哪?你这狗东西,我就该将景云所受的苦都在你身上实施一遍!」
我一片片薅掉他的指甲,带出血肉,又一根根剁掉他的手指。
「真是可惜,你没脸没皮还厚颜无耻,你这种畜生怎么会懂得背叛的感觉!」
他的嗓音已经沙哑,「我当然不懂啊,你再怎么折磨我,那个废物也确实受了苦啊,哈哈哈哈哈哈!你很痛苦吗?痛苦就对了啊,哈哈哈哈,他永远,永远也逃脱不了有我的噩梦!」
他诡异地扯动嘴角的纤维,「哪怕抢回去脸,他戴着不膈应吗?」
我心底恨意渐浓。
锤子在灵力下散发光芒。
倒刺捣过血肉,他整个人呜咽起来。
可我看着不成人样的宋云,心里的怒意没有半分减少。
法术兜头罩去,他扭曲着身子,用额头一下下砸向地面,留下一团团血迹。
我正琢磨下一步,纳戒一闪,两道身影出现。
11
灵泉融合了景云的脸,他的精力也恢复了一些。
我的儿子又鲜活起来。
他身下的六六身影也凝实了些,恢复了些威风。
景云勾唇一笑:「爹。」
我眼眶一热,几乎落下老泪来,「哎!快到爹爹这儿来!」
他腿上的肉还没长好,只能由六六驮着到我面前。
我细细瞧着他锐利的眉眼,这才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重逢。
我的儿子,合该如此耀眼。
宋云边磕头,边用余光怨毒地瞟我们。
「呵,以为穿上衣服,就能掩盖你那丑陋的身躯了?你这个杂碎,你为什么没死在魔渊!」
我心头一滞,一道雷电顺我心意劈了过去,焦香的味道四溢开来。
我欲开口,景云却拍了拍我的肩。
我看向他,感觉那个高贵的圣子,正在回归。
「不过区区凡人,我将我不要的亲人让给你,你还真拿他们当个宝了。」
「我现在没恢复好又如何?你不还是只能卑贱地匍匐在我脚下,如蝼蚁般磕头?」
「你不过是见不得光的腌臜之物,见过一段时日的阳光,还真当自己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
宋云的血液似乎流得更快了。
景云又摸了摸自己的脸,「真是好笑,我自己的脸,我用着怎么会觉得膈应呢?」
「我每一次揽镜,都会想到你如今的狼狈模样,我畅快得不得了啊!」
看着宋云又吐出一口血,我也笑了。
久久萦绕在心头的郁气,似乎一下被疏解开。
我的儿子,比我想象中,更为通透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开局,无限技能树! 漫威世界的守望先锋 聊天室诸君的搞事之旅 无限使徒与十二战姬 被反派求婚之后 神在吃鱼